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方毅强调矿产资源是一次性资源一定要搞好综

2019/04/11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1978年5月19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同志次来到攀枝花,在听取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研工作会议汇报后,明确指出:攀枝花的矿

1978年5月19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同志次来到攀枝花,在听取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研工作会议汇报后,明确指出:攀枝花的矿石中除了铁外,还有钒、钛、钴、镍、铬、镓、铂族元素等,综合利用问题要认真解决,千方百计把它搞好。从而使调查和开发利用攀西地区稀有金属的工作,被正式列入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技协作攻关的范畴。

四川省攀西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稀有金属矿产资源也相当丰富。早在1978年次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研工作会议上,国家科委、冶金工业部和四川省政府,就根据攀枝花钢铁钒钛基地长远发展的要求,确定了未来三年的科研任务,其中包括对稀土、稀散和贵金属资源的勘探与提取,其任务要求是:全面开展红格矿综合利用研究,针对矿石中铬、钴、镍含量较高,围岩中含有铌、钽等稀有金属的情况,从地质、采矿、选矿到冶炼进行重点勘探和多种流程试验,首先完善镓的回收试验研究,打通钴镍回收全流程。

在随后的数年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研工作会议上,方毅同志多次强调:矿产资源是一次性资源,不能再生,一定要搞好综合利用,把有价值的成分尽量回收起来。他指出:纵观我国的金属材料资源,除有色金属矿产大都是多种金属的共生矿外,几个大铁矿中不少也是多种金属的共生矿。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是全国五大铁矿区之一,储量居全国第二位,仅次于鞍本铁矿区。这个共生矿除铁以外,还有钛、钒、钴、铬、镓、钪和铂族元素等十多种贵重金属有工业开采价值,可供工业利用。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比铁的价值高得多。我们要是把它们回收利用起来,就为国家创造了一笔巨大的财富锅炉清洗剂厂家

从地球化学的角度来说,稀土、稀散和稀贵金属元素都有其各自的定义域。随着现代科技进步,稀土、稀散和稀贵金属应用领域的拓展和市场需求的增长,人们逐渐把它们统称为稀有金属,其涵盖的范围也远远超出各自的定义域。作为高端新功能材料的重要成分,稀有元素与普通元素之间的界限也逐渐变得模糊了。

稀土元素就是专指其氧化物不易溶于水的、元素周期表中第21号、39号元素和57~71号镧系元素,包括钪、镧、铈、镨、钕、钷、钐、铕、钆、铽、镝、钬、铒、铥、镱、镥和钇等17种金属元素。由于稀土元素在光、磁、电领域能够产生特殊的能量转换、传输、存储功能,通过对稀土原料的加工,可以制成稀土永磁材料、稀土激光材料、稀土贮氢材料、稀土磁光存储材料、稀土超导材料、稀土原子能材料等大批高端新功能材料。因此稀土金属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被发达国家列为21世纪的战略元素,被誉为工业味精。

稀散和稀贵金属元素温度表
,是指各具特殊性能的,在地球化学中并非都是稀少的,但是往往分散赋存于深部构造运动形成的岩浆岩母岩及其风化物的共生矿物中,迄今很少发现有相对独立矿物和矿床的若干组元素。如元素周期表主族的稀有轻金属锂,就是现在家喻户晓的锂电池主要材料。难熔稀有金属钒、钛等常用于黑色和有色冶金工业以制造特种钢、超硬合金和耐火合金,攀枝花以生产特种钢材、钒铁、五氧化二钒、高钛渣、四氯化钛、海绵钛、金属钛材和钛白粉等而名闻于世。而与铁同为第八主族的元素钴和镍并不是稀有元素,也被纳入稀有系列。钴有战略金属之称,素有工业牙齿的美誉,是生产高温合金、硬质合金、磁性材料和耐腐蚀材料的关键原料。钴基合金由钴金属和其他金属碳化物晶粒结合,在超过1000℃的高温下也不会失去原有硬度,被广泛应用于军事、航空工业,尤其是各国制造飞机、装甲车辆发动机的重要材料,也是我国国防工业现代化的重要战略资源。

这些高端新功能材料已经或者将在黑色和有色冶金工业、化学工业、原子能工业、航天工业、电子信息工业以及海洋、生物技术和生理医疗工程等更为广泛的科技领域和设备制造领域发挥巨大的作用。

我国稀有金属资源的勘探和提取,利用稀有金属的高端新功能材料加工制造的科研和产业化都起步较晚,因此为了军事工业和民用工业的迫切需要,每年都要花费巨额外汇进口国外产品,而且还不时受到发达国家技术封锁和价格垄断的制约。

针对这些情况,方毅同志不仅从宏观上紧紧抓住稀有金属资源综合开发和利用的科研攻关工作,还重视从微观上制定计划,布置任务,检查进度,促使其实现产业化。1979年会议要求地质找矿部门研究安宁河古裂谷构造带对攀西地区钒钛磁铁矿、铜、镍、铂矿以及稀土矿床生成和分布规律的分级控制作用,寻找深部铬和铂族元素富集的新矿区。1980~1981年期间,各科技协作单位先后把研究钪、铂、铬在矿石中,特别是新矿区矿石中的赋存状态、分布规律以及在选冶过程中的走向、提取方法,研究矿石中钴、镍、铜的赋存状态、分布规律及对选矿流程的影响,列入当年确定的重点课题中。把做好摸清稀有金属资源家底的基础工作和采选冶炼提取的试验研究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1983年以后,在继续做好攀西地质调查,开展攀枝花、红格、白马、太和四大矿区矿石物质成分及赋存状态研究的同时,把攻关的重点逐步放在进行不同规模的实验室试验、半工业试验和工业试验上,在掌握钴、镍、钪、镓等金属的综合回收技术方面,成果显著。攀钢公司钢研所从钒渣中进行回收镓的探索试验,获得金属镓。攀矿公司在选钛试验中,同时选出硫钴精矿,为打通钴、镍回收全流程等试验提供了物质保障。在地质科学院矿床所、中科院化冶所和高能所查明铁矿中钪在选冶流程中能够逐渐富集起来的基础上,取得从高钛渣氯化烟尘渣中提取氯化钪的科研成果,并积极促使其进行产业化试验。红格矿也进行含铬矿石的选矿和冶炼试验攻关。这些探矿成果和逐步迈向产业化的试验成果,为我们开发利用稀有金属资源积累了丰富的科研资料和宝贵的经验。方毅同志八次亲临攀枝花,主持攀枝花资源综合综合利用科技工作会议,几乎每次都给予稀有金属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科技攻关以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三十多年以来,攀枝花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科研攻关和产业化进程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攀枝花已经从西部钢城晋升为中国钒钛之都,中国也从钒钛进口国变为出口国,以攀钢(集团)公司为主生产的一批钒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已经占有一席之地,并获得一定的话语权。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的丰硕成果,不仅带动民营企业纷纷进入攀枝花,调动了他们在以往被认为是高不可攀的新兴产业领域里投资的积极性,为攀枝花的经济社会发展珠海高空车出租
,增加了强大的生力军,注入了无穷的推动力。同时也推动攀枝花周边相对落后地区的经济社会进步,他们在资源开发和综合利用上逐渐走上快车道,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迅速发展稀有金属资源开发产业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但是综观攀枝花稀有金属资源开发利用的总体状况,和钒、钛资源开发利用的现状相比,明显存在停滞不前的问题。方毅同志强调:矿产资源是一次性资源,不能再生,一定要搞好综合利用,把有价值的成分尽量回收起来。为国家创造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现在的状况,离方毅同志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当前我国仍然处于工业化进程中,制造业是国民经济重要支柱和基础产业。2015年国家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制造业的优化升级成为加快我国向中高端产业迈进,促进国民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关键环节。攀枝花在实施从制造大国变为制造强国的国家战略时,占有为制造业提供优质工业原材料的产业优势,同时也面临着如何向制造业提供

更多高端新功能材料的严峻挑战。开发稀有金属资源、研究和开发含有这些工业味精的高端新功能材料,应该成为攀枝花市今后相当长时间内产业转型的攻坚方向。尽量以更多的优质产品占领市场,取得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为攀枝花的可持续发展,为振兴中华贡献力量,仍然是攀枝花人民奋斗的目标。

可以看到,当年方毅同志亲自领导的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科研攻关,是在国家公权(以政府领导和协调的形式出现)主导下的,由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和生产企业相结合的科技大协作来组织实施的。现在我国的经济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法则和理念,借鉴方毅同志当年带领我们进行科技大协作的科研攻关经验,

同样也可以做到科研资源合理分配,科技力量互相渗透,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和企业之间强强联合,集中优势力量打歼灭战,实施重点科研项目的联合攻关。在新形势下,我们还可以尝试以风险共担,利益共沾的合同制形式,建立新型科技协作关系,开展形式多样的资源综合利用科研攻关。

综观国内外对稀有资源的开发和利用,都曾经走过或者正在走着艰难探索和不懈攻关的道路。在方毅同志的直接领导下,攀枝花通过十年科技联合攻关,取得了阶段性的丰硕成果,同时也让我们充分认识到开展攀枝花资源综合利用工作的艰巨性。这项工作仍然需要相当长时间的不懈努力,在科学技术上仍然需要多部门、多学科的协作攻关,在组织和协调上更加需要一支素质优良的科技管理队伍。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永远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我们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立刻行动起来,打好稀有金属资源开发利用这一关系攀枝花产业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攻坚战。我们要加快探明攀西地质矿产聚宝盆中稀有金属资源的步伐,要加快稀有金属开采、提炼、加工、利用、开发高端新功能材料的科研攻关和产业化的进程,特别是要重点研究稀有金属材料在改善攀枝花市钢铁产品品质、增加品种中的作用。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完全可能把更多的稀有金属原料和高端新功能材料推向国际市场,为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目标作出攀枝花独特的新贡献。这是方毅同志当年的殷切期待,也是攀枝花人民翘首以待的美好愿望。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