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捉神记第两百三十一章接踵而来的考验

2020/01/23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捉神记 第两百三十一章 接踵而来的考验药长老拂袖而去,陈默与姚明两个转身回到他们的住所。篱笆围成了一院落,院落的角落堆满了各式各样

捉神记 第两百三十一章 接踵而来的考验

药长老拂袖而去,陈默与姚明两个转身回到他们的住所。

篱笆围成了一院落,院落的角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锄头与铲子,还有一些药篓,三间茅屋看起来简陋不过里面却是一应俱有,比陈默过去所居住的茅屋要好上许多,而且宽敞许多,足够陈默在里面练习持枪式。

陈默与姚明各占了一个房间,中间房间空着。陈默看到桌上有一香炉,上面还有一根点燃了半根的香。

陈默点燃,一股让人心静的淡香弥漫室内,这个应该更有利于人打坐入定。

床上有一蒲团,已经被人坐得有些残破,显然药田杂役的主要修行是以打坐为主。陈默上去盘腿坐下,感觉不错,先听呼吸,很快听到姚明的呼吸,他似乎很快就入定了。

陈默却没有这么快,心里有隐隐的不安。

他是周若兰的未婚夫,以周若兰人凤之姿,在云海宗不知道有多少拥趸,这些人说不定就会给他找麻烦。

管他了,无论怎样,现在比在陈家庄放牛强太多了,难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开端吗?

至于母亲,虽然还不能相见,但距离只是一个海峡,陈默想到这里就觉心里头一暖。无论如何,他都会见到母亲,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哦,对了,李玉致应该知道不少母亲确切的消息,陈默兴奋地想着。这一刻,他显露出十三岁少年该有的的神色。

离母亲近了,能就近打探到母亲确切的消息,进入了云海宗,对于自己未来具有强大的信心,这些都让陈默乐观起来。

好了,开始修炼风狱第三观――天之风眼。

默诵风狱总论之后,陈默立刻就进入天之风眼境界当中。

如果不是在魔鬼林当中遭遇风眼,陈默初次观想天之风眼,一定会心神慌张,坚持不了多久。

有了难忘的魔鬼林之行之后,观想起来,沉浸进去对陈默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不得不说陈默境遇是如此奇特,就算是上界的妖族修炼这风狱第三观,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上手,而陈默短短十来天就已经进入佳境。

所谓风眼,就是周围是飓风,而中间平静无比,这是一对相互矛盾的存在。

先把外围的飓风观想起来,而这就需要第二观的高原烈风。

也就是说,先进行第二观,飓风起来之后,再观想风眼,两者完美融合在一起就是天之风眼。

风眼只有在高空中才能形成,别无它处。而高处不胜寒,显然比陈默过去观想的高原要更困难得多,好在他有神脉帮忙。

不过在云海宗的天,陈默不敢点亮神脉,说不定云海宗就有接近神使的存在,不小心察觉他的异常。

离两个杂役一里多地,一幢书写着“三味丹”的丹楼就是药长老的居所。

整个丹楼三进的院落,分前、中、后三个院落。在丹楼后面是丹房,又离了有一里多地的样子。

三进院落院落的卧房,药长老还没有睡,他刚刚回来不久,一只白色的鸽子给他送来一封短信。

上面的内容是让他想办法把陈默赶走,药长老生了一会闷气,这等事他不喜欢做,却又不得不做,因为甄士剑这家伙上次给弄来一株上品灵草,欠他一个人情。

药长老就是等着甄士剑开口求他,只要求他,这人情他就还了。

不过也不急,先等十天再说,明天就赶走陈默,太过明显,至于什么办法,药长老一转眼珠,立刻就想到了。

一转眼十天过去,陈默渐渐适应了南山药田的生活。

每天丑时陈默就起来,在院中练习龙蛇击。

随着对龙蛇击掌握得越来越娴熟,陈默感觉这一招可能超过圣品功法,而更奇妙的感觉是,那飘渺不可接近的枪意,陈默通过龙蛇击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近。

陈默无法解释这点,他很想找人问下,但是又不敢问,他身上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陈默不知道每一种圣品功法都是由领悟某种武意的武神创出来的,修炼圣品功法一般大成、圆满就是其极限,但是也有过通过修炼圣品功法领悟武意的,虽然这种例子极少极少。

也就是说,圣品功法的境界其实就是领悟某种武意。

陈默的龙蛇击是从巨龟灵蛇这等天地奇物领悟出来的,实际上神枪门禁地也是巨龟灵蛇衍生出来的,所以陈默得到的是武砀山本源的东西,其妙处是现在的陈默远远不能领悟的。

陈默虽然迷惑不解,却知道修炼龙蛇击没错。

没人的时候他就练龙蛇击,有人的时候,在药田工作的时候他就专心体悟内息如汞的运行方式。

在药田工作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他可以闻各种各样的药香。

长期在药田,各种药香进入体内可能导致中毒,因而实际上杂役在药田工作多是一年时间,过了一年之后就要轮岗,到别处去的。

这些陈默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不同的药香进入他体内,达到一定程度,神脉会自动工作,把各种药香转换为药气,然后运送全身,或者强壮陈默筋膜,或者强壮骨骼,竟好像又重新冲炼皮、炼筋、炼骨走一遍一般。

陈默并不知道,拥有了神脉的他,其实就是比炼炉体质还厉害的体质。

到了晚上子时,陈默就开始修炼风狱第三观――天之风眼还有第三体式――随风式。

风眼是静的,而风眼周围的飓风是动的,这两种同时出现,让陈默的身心处于极大的考验,但是他已经走过艰难的开始阶段,接下来的容易得多了。

随风式是一个古怪的体式,感觉就像是远方的人招手,而且看起来比青萍式要容易许多。

但实际上,陈默真正站起随风式的时候才明白,前两个体式就必须站好才可能摆上随风式的姿势。

随着站得越久,陈默就越感觉整个身心变得越虚灵起来,纷纷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这让陈默极为兴奋,因为根据风狱的描述,这随风式可以达到敌动他也动的随心所欲境界。

想想看,当对手袭来,陈默却借着对手的身法飘到他的后面,然后一个龙蛇击打过去,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些天陈默武道修炼速度超过以往,即便有辛苦的劳作他的修为依然飙升,可见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对他的重要。

陈默越发断定进入云海宗是正确的。陈默还打算,只要突破武道三重的中成,他就去外门找一趟李玉致,详细问问母亲的情况,是能到了李家禁地去看看。

这是藏在陈默心头的大石头,他无法做到完全不去想。

好在心性向来沉稳的陈默知道,这一切都急不来,如果他仓促地去蓬莱国,也许会遭遇一些不可知的危险。

所以去蓬莱国也必须要有身份,比如说云海宗外门弟子,到蓬莱国云海别院任职,如果再把自己跟周若兰婚约广而告之的话,相信为之忌惮的人就会更多。

没办法,还是要借势,甚至姬下剑宫霍青燕、霍小红俩姐妹的势也要借,当然,是确定她们两个已经回到神界之后再说,譬如姬下剑宫的记名弟子之类的。

这十天陈默很少看到姚明,偶尔看一次,就见姚明的俊脸好像锅底一般,想来丹炉童子的日子也不好过。

第十一天,姚明来叫陈默。陈默就跟着姚明来到药长老的“三味丹”丹楼。

一路上姚明跟陈默介绍,丹楼分前、中、后三排。一排是药长老的居所与书房,中间一排以及前面一排从前都住满了杂役。这个“从前”,姚明指的是药长老刚刚来南山执掌药田的时候。

陈默粗粗看了一下房间多少,可以推算得出,南山药田鼎盛的时候恐怕有十多个杂役听候药长老的差遣。

姚明没有明说,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那就是药田杂役呆不住,一个是可能被变态的药长老抓来喂食新的丹药,另一个就是药田本身对杂役身体是个毒害,日积月累,修为不升反降,因而有点门路的杂役都会想办法调离。

而云海宗也默许杂役私下调离,也是因为南山药田搞死搞残杂役的概率太高。

一百零八个杂役,对云海宗而言也是一笔宝贵的资源。

有杂役脱颖而出,成为外门弟子,这种弟子的发展潜力与冲劲往往高于一般的外门弟子,而更为重要的是,堂堂一个宗门,有太多琐碎而必须要做的事务,而这些一心修炼的正式弟子是没时间,这就需要杂役去做。

不但要去做,而且要做好,因而云海宗对杂役也是相当看重,给出的待遇也是其他两个宗门的。

一点,杂役修行到武道五重,就可以离开云海宗游历天下,还可能在大秦帝国的官方也担任要职,譬如罪城的铁面侯由杂役之身一跃成为帝国的侯爷,也算是云海宗杂役里面传说中的人物。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现在的南山药田也就只有两个杂役,而且只有陈默、姚明这等什么都没有搞明白的新丁才会被安排在药田。

穿过空荡荡的前院、中院,陈默来到后院,禀告了了一声,里面就传来药长老的声音:“进来!”

姚明躬身施了一个礼,然后转身离去。

陈默迈步进房,就看到药长老手中正持着一卷书,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边看一边沾着口水翻书页。

“陈默见过药长老!”陈默躬身施礼,说道。

药长老没有理陈默,而是继续看书,会心处露出一丝微笑。

药长老不说话,陈默也就不说话,老老实实呆着。

一炷香过去,药长老放下书卷,似是才看到陈默的样子,说道:“你来了。”

“是,药长老有什么吩咐?”

“你们有半年实习期,想不想提前结束?”

陈默眼睛一亮,道:“想。”

半年实习期,没有灵石可发的,只有过了半年实习期,执事所在地的长老考核通过之后,才能领到杂役身份牌,凭身份牌就可以领取月俸,以及大殿上听讲学。

“有一个机会,今夜是十五,上品药田有一株优婆罗花要开,桌上是玉镰和药篓,你用玉镰割下优婆罗花放到药篓,完成任务就让你提前结束实习期如何?”

陈默脸色一喜,道:“谢长老成全!”

“你先别忙着高兴,如果你没采到这优婆罗花,那我这药田也就用不着你了。”

重庆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山东省淄博市市级机关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医院北京哪家好
天津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江苏治疗睾丸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