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秀才家的壮夫郎

2019/06/25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此为防盗章  男人看着两人相握的手, 脸上的热度一直没有退下去。ω杂●志●虫ω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喊:“沈晏哥哥,你在不

此为防盗章  男人看着两人相握的手, 脸上的热度一直没有退下去。ω杂●志●虫ω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喊:“沈晏哥哥,你在不在?沈晏哥哥!”沈晏哥哥……这是在叫他?沈砚北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而男人看到那站在门前的女子, 脚步一滞, 脸色微变。叫了好几声都没人理会, 女子恨恨地剁了下脚, 嘟囔了几句便转身要走。可一回头看到沈砚北, 脸上的不愉立马退去,换上甜美的笑容。“沈晏哥哥!”亲亲热热地叫了声,女子迈着小碎步走向沈砚北,那水波盈盈的眼娇嗔地看着他:“你去哪了?我叫了你半天呢!”女子叫林婉茹, 年方十六,是沈家村的村花。林婉茹自持貌美,经常恃美行凶,可她嘴甜会撒娇,村里年轻的小伙子都爱宠着她。而沈宴就是其中一个。作为一个从前家境不错的读书人,沈宴又怎么会不渴望红袖添香?虽然家境大不如从前,但不妨碍沈宴做梦。沈宴年纪轻轻就考取了秀才功名, 在这十里八村都是独一份。被众人称赞得多了, 沈宴不免飘飘然, 觉得自己日后一定会金榜题名。认定了自己是做官的命, 沈宴自然就不会因为眼前暂时贫困的家境而觉得自己矮别人一头, 甚至认为自己才气过人, 别人都得捧着他。在这一点上林婉茹做的就十分合沈宴心意。娇俏可人的女子每次听完自己做的诗都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 言辞间的赞赏和崇拜让沈宴心里那个舒坦,也就以为林婉茹是对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越想就越觉得像是这么一回事,然后对林婉茹就更加纵容了。如今沈宴变成了沈砚北,沈砚北心里可没有沈宴那些旖旎心思,轻咳了声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得好好和这些异性划清界限。沈砚北冷淡的态度让林婉茹柳眉微蹙,心里有些不悦,但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林婉茹咬咬唇,红着眼眶道:“沈宴哥哥和婉茹这样生分,是还在怪婉茹吗?”说着眼里泛起泪花:“不是婉茹不肯答应,而是阿爹他不同意啊……”美人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那是极其好看的,但沈砚北不吃这套,直接开口道:“行了,你别哭,我没有怪你。”林婉茹哭得更委屈了:“如果沈宴哥哥没有怪婉茹,那婉茹在这等了这么久,站到腿都累了,沈宴哥哥都不请婉茹进去坐坐喝杯水吗?婉茹有话想对你说……”沈砚北有些无语,这林婉茹也太过不知羞了,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孩子居然直接开口要去别的男人家里坐,都不知道要避嫌吗?“那个林姑娘,如果你口渴的话,我不介意给你倒杯水,但是进去坐坐就不必了,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沈砚北没啥耐心地道,拉着男人的手抠了抠。男人自林婉茹出现后就一直紧绷着脸,听到沈砚北拒绝林婉茹后,脸色稍缓,待察觉沈砚北的动作,脸色不自然地红了红。林婉茹惊诧地瞪大眼,对她一向有求必应的沈宴居然拒绝她?这怎么行!“沈宴哥哥,你要婉茹怎么做才肯原谅婉茹”林婉茹走近沈砚北,伸手要抓他手臂,准备和以往一样撒娇。沈砚北连忙往后退,躲开林婉茹。“林姑娘,请你自重!”“沈晏哥哥……”林婉茹脸色一白,咬着唇楚楚可怜地看沈砚北,心里却把沈宴骂了个狗血淋头。沈砚北不想再做无谓的解释,正色道:“林姑娘你没什么对不起沈某的,日后莫要再说原谅不原谅这话。”“若是沈某之前有做过什么让林姑娘你误会的事,那沈某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沈砚北深深施了一礼,继续道:“眼下沈某已是有家室之人,不便请姑娘入屋。姑娘有事但说无妨。”三人站在沈砚北家门口叙话,加上其中一人是村花,老早就有人注意到这边。为此沈砚北特意大大方方地把话都说清楚,以免日后有人拿沈晏和林婉茹的事来说。林婉茹一怔,这才意识到不妥。沈晏怎么更换了个人似的?忍不住打量眼前的男子,依旧是那副斯文白净的书生模样,但看她的目光淡漠疏离得紧。林婉茹的视线落在沈砚北和男人交握的手上,目光微闪。定是之前她拒绝了沈晏的求娶,沈晏觉得自尊心受创,这会才会对她如此冷漠!扫了眼男人粗犷冷硬如同汉子般的面容,林婉茹更加坚定了心里的猜测。沈晏这样眼高于顶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的丑八怪呢,定是在气她。如此一想,林婉茹便没有把沈砚北的话放在心上。哀怨地看了眼沈砚北,林婉茹委委屈屈地道:“沈晏哥哥不愿意请婉茹进屋坐那就算了,那能否借一步说话?”那水濛濛的杏眸看着沈砚北,一副可怜兮兮无比惹人疼惜的模样,要是沈晏还在,早就上前去好生安慰佳人了,可是这人现在是沈砚北。这女人怎么听不懂人话?非要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沈砚北皱眉,但想了想林婉茹此女的秉性,回头看了眼一直低着头的男人,拍拍他的手,笑道:“我和她说了句就回来?”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也不怕林婉茹耍什么心机。男人震惊,家主这是在和他报备吗?抬起头,看沈砚北还在看他,似在等他回答,愣愣地点了点头。见男人回应,沈砚北这才走两步,走到自家篱笆边上,对林婉茹示意了下。林婉茹看了眼那距离,确认她说话别人不会听见后,才袅袅娜娜地走过去。“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沈砚北语气不太好。老子赶着回家和老子媳妇热炕头,有话快说!“沈晏哥哥,你不要生婉茹的气嘛……”林婉茹娇嗔道,“婉茹知道错了。”沈晏如今气色不错,看样子这冲喜是起作用了。沈晏一时半会死不了,她就更要用好话把他先哄住。“……”老子和你说正事,你却和老子撒娇?沈砚北沉下脸。看他脸色难看,林婉茹还以为他还在气头上,犹豫了一下道:“如果你真的心悦婉茹,想婉茹嫁给你,那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考上举人,阿爹一定会同意我们成亲的……”沈晏家虽然是穷了点,但只要他考上举人,那身份就不一样了!到时候沈晏真的要求娶她,也是可以考虑看看的!沈砚北心里翻了个白眼,冷声道:“如果林姑娘没有别的事要说那就请回吧。”说着转身要走。林婉茹脸上的娇羞瞬间褪个干净,急忙拉住他:“沈晏哥哥!”沈砚北黑着脸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男女授受不亲,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袖笼下的拳头猛地握紧,林婉茹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努力用柔软的语气道:“沈晏哥哥,你听我说……”“说。”沈砚北没好气地哼了声,转头去看自家媳妇。发现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边,视线恰好和自己的相触,沈砚北挑了挑眉,男人立马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眼,耳尖泛起可疑的红。沈砚北乐得在心里吹了声口哨。“去年年成不好,我阿父又病重,每日都要花好多钱吃药,家里实在困难……”林婉茹说得哀戚,“沈晏哥哥你看,这租子能不能迟点再交?”租子?啥租子?沈砚北急忙查看原主记忆。这一看,差点没被原主气死。林婉茹一家是后来才搬来沈家村的,没田没地的就想着租几块地来种。那时候沈晏父母还在,虽然沈家不如从前富贵,但地还有不少,沈父沈母年纪大了下不了地,沈晏一个读书人根本就不理事,家里的地都是租给别人种的。林家人找上门来,谈好价钱后租了两亩水田。刚开始林家都会按时交租金,可等沈父沈母走后,这租金就经常拖着,沈晏不催都不会给。等林婉茹出落得亭亭玉立后,林家就打发女儿去给沈晏说几句好话,让迟一点再交租。林婉茹人美嘴甜,把沈晏哄得飘飘然,这租金就忘到脑后了。等沈晏自个把自个折腾得穷困潦倒时,沈晏才想起林家还欠着自己不少租金呢。厚着脸皮上门讨要租金,被林婉茹阿爹骂个狗血淋头,说读书人怎么满身铜臭。沈晏羞愧得无地自容,可没钱就要喝西北风,羞恼之下说了句,如果不给租子就要收回田地,不同意就去找村长评理!林家始终是外来人家,沈晏却是沈家村的秀才,以后还有望考取举人,这真要找村长评理,他们家可站不住脚。林家的这才同意把拖欠的租金补上。可不是一次性付清,而是分期付款!这租金由林婉茹交给沈晏,数目每次都不对!可是只要林婉茹一撒娇,沈晏就心软,也就不再追究了!因为林婉茹的理由十分有说服力!村里那谁谁戴那么好看的头花,绑那么漂亮的头绳,擦那么香的香粉,我却没有……美人红唇轻咬,眼眶含泪,委屈又可怜的样子看得沈晏怜惜不已,忙不迭安慰道:不哭啊,哥哥给你买!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林婉茹立即破涕为笑,娇嗔道,就知道沈晏哥哥疼我!拿出用沈晏的钱买的头花,让沈晏给她戴上。好花配美人,美人对着他微微笑,沈晏魂都飘起来了,哪里还会计较这几个钱,纯当给小美人买花戴了!……磨叽半天原来是为了逃租?沈砚北看了眼林婉茹身上的衣裳,心里满是嘲讽。他媳妇穿着一身打补丁的粗布短打,这女人身上穿着的是几百文一尺的软罗,看样子挺新的,应该是刚做不久的春衫。还说家里没钱?傻逼才会信吧?沈砚北越看就越无语,租了原主家的地种却不交租金的不止林家一户,可沈晏爹妈是意外去的,沈晏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土地租赁的情况。作为一个读书人,还是一个考取了秀才功名的读书人,沈晏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沈父沈母也从来不让他操心家里的事,只让他安心读书,以至于把他养成了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脾气。当时噩耗传来,沈晏整个人都懵了,只觉得天都塌下来。柴米油盐不知道就算了,可他连自己家的家底都不知道。往日都是沈母掌管家里的财政大权,可他妈把家里的钱财地契都藏到哪儿了呢?翻箱倒柜找了一通,还好找到了十几两碎银,可把爹妈的后事办了后这钱就不剩多少了。既不清楚哪家租了自家的地,知道租了自家地的又不知道租金是多少。糊里糊涂又一向清高的沈宴没有底气又觉得找人讨要租金会丢读书人的脸,他自己又不事生产,这日子不就越过越穷!“林姑娘,这租金不能再拖了。以往我一个人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就算了,如今我刚娶了媳妇,可不能饿着媳妇。”沈砚北义正词严地道,看林婉茹满脸的难以置信,想了想道,“算了,请你回去转告你家里,这租金我不要了,这地我要收回。”原主和这林婉茹黏黏糊糊的,这账根本就算不清。此时离清明还有半个多月,不如直接把地收回来整一整,播种育秧,谷雨前就可插秧。林婉茹愣在那,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是出自沈砚北之口。沈砚北不再理会她,看了眼男人,率先朝家门走去:“媳妇我饿了,咱们回家做饭吃。”男人一直留意着沈砚北,听他这么说,连忙跟上。林婉茹看着沈砚北笑容满面地和男人说话,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这沈晏是不是病糊涂了?居然要把地收回去?她回家要怎么说?真是气死她了!男人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沈砚北。“那活又赃又累,你一个双儿干不合适。”沈砚北尽量让自己笑得不那么僵硬,“我是一家之主,养家是我的责任。”“家主……”男人呐呐地叫了声,声音哑涩。“叫错了。”沈砚北伸手抚了抚男人并不光滑的脸,正色道,“我们可是拜堂成亲了的夫妻,你应该叫我夫君才对。”男人眼睛微微睁大,满眼震惊。沈砚北心疼死了,哄道:“叫一声我听听,别叫错了。”男人嘴巴张了张,感觉喉咙发堵,半响才叫出那两个字。“夫……夫君。”沈砚北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哎,媳妇!”男人眼眶一红,飞快地低下头。怎么了?沈砚北凑过去看,发觉男人眼中水光潋滟的顿时吓了一跳。“怎么?是我惹你不高兴了?”沈砚北急忙抬起男人的头。他没和人谈过,不知道要怎么哄人啊!男人不好意思地撇过脸,嗓音沙哑:“没事……”沈砚北有些懵:“没事你哭啥?”待看见男人通红的耳根才后知后觉地傻笑。原来他媳妇是在害羞啊!

佛山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眉山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新余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