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送葬诗歌第二百零三章演戏

2020/01/24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送葬诗歌 第二百零三章 演戏莉琪不快的扫视了一眼这间聚集着许多人的大厅,拜方才起身离去的赫米娅所赐,宽敞的房间笼罩在异样的低气压之中。

送葬诗歌 第二百零三章 演戏

莉琪不快的扫视了一眼这间聚集着许多人的大厅,拜方才起身离去的赫米娅所赐,宽敞的房间笼罩在异样的低气压之中。

莉琪过去并没有造访过这间大厅,也从未在照片上看过一眼——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曾经造访过类似的空间。几乎是同样的格局,这里与出现在医务楼地下迷宫深处的圆形大厅颇有几分相似。

这间大厅与走廊有着完全一致的装饰风格,丝毫不打算掩饰自己的威严。墙壁完全用洁白的方石构成,在每一个靠墙的座位后都挂有一张美丽的挂毯,上面用抽象的方式描绘出了不同法术学派的标志。

十来只铁艺灯罩被结结实实的镶嵌在墙壁上,装置在其中的电气灯投下了闪耀的光影。在每一个壁灯的两边都接连摆放着好几张木质长椅,只可惜这些昂贵的工艺品现在并没有投入使用之中。

不管怎么看,这个用了大量高级材料与昂贵工艺品进行装饰的空间满溢着高调且奢华的气息。不仅如此,在dǐng灯与周围壁灯的照耀下,整个空间几乎没一diǎn阴影。两者相乘,莉琪不适应的皱了皱眉头。

高贵的装饰与耀眼的灯光,这是她讨厌的环境。

这究竟是一间会议室还是审判庭呢?透过晃眼的灯光,依稀可以看见闪烁黯淡蓝色光辉的古代文字遍布在白色的墙壁上。这些古代文字散着微妙的魔力,将大厅内的魔力扰乱成了难以利用的结构。

“欢迎。”

一个热情的声音在大厅正中央响起。説话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克鲁斯?弗朗索瓦——这座银曜之塔的主人,也是卡特里斯学院的院长。这位在自治领内享有崇高声望的高阶法术士挺直着腰杆坐在莉琪前方的高台上。

这位号称“十二方位之风”的法术士似乎总是穿着整整齐齐的黑色外套,简直就像是会出现在上个世纪绘画中“绅士”造型的范例。卡菲尔?塔图里斯坐在他的身旁。体型庞大的他今天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欢迎来到我们的会议室,莱恩斯特小姐。”弗朗索瓦院长对莉琪露出了一个稍显纵容的微笑,这让他一丝不苟的表情柔和了些许,“我们本来以为你会来得更晚一diǎn,不过现在也不是问题——嗯,请坐吧。”

他随手指了靠前排的一个座位,示意莉琪坐下。与在场其他人的所坐的木质椅子不一样。那是一张金属结构的椅子,在上面垫着一个栗子色的坐垫。而位于边缘的扶手处还留着几道细密的“m”状纹路。

轻微触碰一下,莉琪感觉到这张椅子上似乎存在着用于辨识“谎言”的法术。但具体形式却无法辨明。房间内的魔力流动被古代文字扰乱了,而若只从现在看到的部分分析,还暂时无法看清楚法术的种类。

理论上来説,辨识谎言的法术是对“谎言”进行鉴别的法术。但是从直接解读受术者心理活动的精神分析类法术。到观察对方生理变化来判定是否谎言的法术。各种各样的变化无法一目了然的判断。

不知道之前乔恩是不是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不过从他那链憔悴的表情来看,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趁着坐下时机,莉琪观察了一下坐在周围的那些人,除了弗朗索瓦和卡菲尔?塔图里斯两人之外,还有大概二十多个人坐在周围。他们中一部分人穿着代表不同学派的礼仪长袍,也许是属于学院不同系别的负责人。而坐在柯特身边的则是一个见过几次的佣兵。如此想来,剩下的那些人也许就是其他领域的负责人了。

有一人与周围有着明显的气场之差。那是一个有着宽阔得像是油桶般肥胖躯体的男人。他坐在弗朗索瓦院长身边,脑袋上光秃秃的。只有些许的毛,一只怪异的眼镜歪歪扭扭的夹在他的鼻尖。

几乎像是故意要和弗朗索瓦脸上的微笑成对照般,他就像在脾气一样板着脸,看向莉琪的眼睛里也像夹杂着怒火与不屑般的神色。莉琪从未见过这个肥胖的男人,可是他的存在却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好吧,弗朗索瓦院长,你让我们在这里坐了一天,结果就是要我们听这些无关轻重的家伙讲他们在混乱中的遭遇么?”男人先斜过眼看了一下弗朗索瓦,然后目光在莉琪身上来回打量,“也该是时候告诉我们你在想些什么了吧。”

他对弗朗索瓦院长説话时虽然用了一种比较尊敬的措辞,可是那些话里却丝毫感觉不到与之相应的敬意。很显然,这个男人并不在意这位“十二方位之风”的地位,反而有些厌恶他的行为。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着让莉琪不愿意接触的气息,她倒是很有兴趣了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若只是看他身上那套老旧得几乎可以用“陈腐”来形容的礼服,倒是让人觉得他与弗朗索瓦有些相似。

或许之后可以让柯特从大姐头那里弄到一些消息……

“很好,让我们立刻开始下一阶段吧。”并没有在意男人的态度,克鲁斯?弗朗索瓦轻松的diǎn了diǎn头説道,“现在时间是下午14时3刻正,莱恩斯特小姐应该也是今天一个对事件进行阐述的人了——各位都准备好了吗?”

莉琪让自己显得“有些拘谨”的坐好,然后用余光扫视了一圈会场。那些穿着礼仪用长袍的法术士和柯特身边的其他人看起来都很认真,可是弗朗索瓦的表情却有些随意。对这一事态有所不满的,大概只有以肥胖男人为的一小撮旁观者,他们大多挂着一副对眼前上演的一切都感到厌倦的表情。

他们理所当然应该感到厌倦,从那个肥胖男人所説的来看,弗朗索瓦院长已经让他和他身边那些人在这个会议室里坐了一整天。就算这间房子是装饰豪华,可若让人在这里干坐着一天听报告也是极为难受的。

如果説这不是弗朗索瓦故意为之,莉琪可一diǎn都不相信。要知道,这位“十二方位之风”可不是一个如外表所见一般“和蔼可亲”的中年人,他的所作所为必然尤其目的,尤其是针对的对象是一个不待见他的人时。

装模作样的整顿了一下手中的文件,弗朗索瓦开始説道:“公历九月第十三天下午第二十七场,麻烦各位做记录的准备一下——虽然我觉得你们大概和我一样也都累了。嗯……莱恩斯特小姐,麻烦你説説七天前,也就是九月第四天晚上生的事情吧。不用有所顾虑,只需要照实説明就可以。”

真的是“照实説明”么?莉琪心底下窃笑着。

刚坐到这张椅子上时,她就能够很明显感觉到魔力的异常流动。施加在座椅上的法术几乎是在同时就运转起来,某种奇怪的“印象”开始缓缓流入她的脑袋里,似乎想让她将这些“事实”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沉默的分析着这些“事实”蕴含的内容,莉琪慢慢寻找的魔力的来源。终在绕了好大一圈之后,魔力源流指向了稳坐于台上的克鲁斯?弗朗索瓦——这应该是他施加的心智法术,只不过外表被稍微伪装了一下。

被灌入脑子里的消息看起来有diǎn像某个学徒的记忆,他在晚饭之后的散步中遭遇了真视之眼的袭击。从这些记忆的片段来看,他遭遇袭击之后曾经试图抵抗,但是在看见嵌合体之后立刻选择了逃亡。

“呃……九月第四天的那个晚上,嗯,我们受到了一些奇怪东西的袭击。”莉琪装作在整理回忆,支支吾吾的开説述説,“那些东西——或者説怪物,我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但是很显然,有什么人在操纵他们……”

以弗朗索瓦的能力,想要用心智法术给一个学徒灌入些许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简直是轻而易举。可想而知,如果莉琪不想让他起疑,那就只能选择将那些被灌入的情报加以合理的组合后表述出来。

莉琪面色不渝的摇了摇头,还借此机会朝柯特递了个眼神。周围的人似乎以为她以为想起了糟糕的回忆而不舒服,倒没有对她奇怪的举动有所反应,只是那个肥胖的男人眼神中的疑惑变得更加露骨了。

事实上,这还真是有够难受的——此时弗朗索瓦放出的魔力在莉琪脑子里乱窜。为了不暴露出麻烦的东西,她必须不着边际的有道那些魔力抵达“正确”的区域,同时将其中的信息尽可能完好的解读出来。

“嗯,该怎么説呢,我的记忆似乎有些混乱……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生的实在太突然,我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准备就被袭击了。印象中我似乎看见了几个穿着黑色长袍的法术士,他们就算那些怪物的主人。”

这可不是一个收到袭击的“普通学徒”能够知道的情报,不过弗朗索瓦院长看来对她説出来的东西感到很满意。

克鲁斯?弗朗索瓦以为莉琪在按照他设置的剧本进行表演,殊不知舞台中央的少女正在用自己的意志蒙骗着在场大多数人。每解读一些弗朗索瓦提供的情报,她对这位学院院长的疑惑就增加一分。

一切只是在演戏而已,可是弗朗索瓦究竟在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

鸡西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西安市红十字会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雅安妇科医院有哪些
苏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