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馕饼摊大叔回新疆结婚忧郁帅气似金城武图0

2019-01-31 03:40:36

“馕饼摊大叔”回新疆结婚 忧郁帅气似金城武(图)

临走前,“馕饼摊大叔”换上了新衣服新鞋子在摊前留了个影。 郑川 摄   昨天上午8点31分,宁波摄影师郑川在新浪微博上发布消息:  “年轻的馕饼摊大叔今天(8月24日)早上回新疆了,在宁波赚的钱已经足够支付一万五千元结婚的聘礼。祝他在家乡生活幸福!”  消息一发出,截至下午5点,已被转发301次,评论82次,友们大都表示了自己的祝福。  友“Erikaness”问:“叔还回来吗?”友“汽仔”也遗憾地表示:“我还没吃过他的饼呢,怎么就走了?”  从他的弟弟那了解到:“馕饼摊大叔”挺喜欢宁波的,因为觉得宁波人都很友善。一个月后,他还会带上新媳妇回来,今后可能会在浙江的宁波或杭州找个店面,长期卖馕饼。  拍摄者郑川发现了“馕饼摊大叔”  今年7月初,一组宁波“馕饼摊大叔”的照片在上快速流传,民纷纷予以关注,称此忧郁大叔超越了犀利哥,神似金城武!  这组照片都是摄影师郑川拍摄的,他说自己拍摄的主题之一就是那些为了离开家乡在宁波工作的外乡人。他们的生活条件不一定特别好,但是内心却很坚强,对生活也特别乐观。  “馕饼摊大叔”其实不是大叔,今年只有22岁,新疆维吾尔族人,名字叫力塔洪。今年2月14日,力塔洪跟着弟弟来到宁波,弟弟回家后,他就自己一个人做饼。  今年6月,郑川在拍摄中无意发现了力塔洪,之后他多次用镜头追踪记录了力塔洪在宁波的生活。  其实,力塔洪的现实生活是艰苦枯燥的。馕饼摊每个月的租金是2000元,店铺被隔成两间,外间用来做馕饼卖馕饼,里间则用来睡觉休息。摊子非常简陋,一个饼炉,一张桌子,一个冰柜,还有两张破旧的沙发。  他每天凌晨2点起床,晚上11点才睡,房间里没有电脑电视,也没有空调,每天的生活几乎都在馕饼摊上。  不过,力塔洪总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每天靠着听音乐来打发时间。  直到快要出发了,“大叔”还在做饼  昨天早上6点30分,郑川就来到了“馕饼摊大叔”的摊位前,用镜头记录他的离开。  “我到的时候,他都快要出发了,还在忙碌地做着饼。一直到了7点,才开始洗头换新衣服,穿上了刚在望湖桥市场新买的衣服和皮鞋,带着路上吃的10个馕饼,出发了。”郑川介绍。  郑川了解到,力塔洪回家一趟很不容易,要先坐汽车到杭州,再坐两天的火车到乌鲁木齐,然后坐两天的汽车到喀什,再转汽车到家乡英吉沙。  在郑川拍摄的离开的几张照片里,“馕饼摊大叔”只有在跟自己弟弟的合影中露出了笑脸。  郑川说,接下来,他还会继续拍摄这些在宁波的外乡人,反映他们在异乡生存的积极乐观的状态。  弟弟托合提:不修边幅的哥哥意外被一拍成名了  昨天下午2点40分,当再次来到位于海曙区三市街98号建设银行边的馕饼摊时,一个年轻的新疆小伙子正在忙碌地做馕饼,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美丽的新疆姑娘,正笑着看着小伙子。  原来这是力塔洪的弟弟托合提和他的新婚妻子。  这个摊位本来就是托合提的,他今年19岁,两年前就来宁波了。8月22日,他和妻子刚从新疆回来。  托合提说,当初也是因为自己要结婚,才请哥哥力塔洪来帮忙的。“没想到,他被宁波人拍了照片,还出名了。有意思的是,有些人会专门找来,一口气买10多个馕饼。”  托合提突然笑了起来,跟说,其实哥哥力塔洪挺不修边幅的,所以留着大胡子,没想到居然就因为这个形象出名了。在宁波的半年里,哥哥没买过新衣服,每天就是做饼卖饼,听音乐,偶尔去找老乡聊天,有时晚上睡前就把身上衣服洗洗,第二天接着穿这件。  他还会来浙江,要多学点汉语  力塔洪跟弟弟说,在宁波的6个月里,他碰到的每个人都对他很友善,都会主动朝他微笑,他喜欢宁波,感觉很亲切。  另外,托合提透露,在宁波卖饼的收入还算不错,两元一个的馕饼,一天大概能卖200个,几天就可以抵他们在新疆一个月的收入,所以力塔洪还会回来的。  9月,新疆棉花就要成熟了,力塔洪计划着先采棉花,再赚点钱,然后办了婚礼,大概一个月后,带上新媳妇回来宁波,之后也许在宁波或者杭州,反正总归是在浙江,找个店面,继续卖馕饼。(段琼蕾)

玻璃切割机型号
矿井提升机厂家
回收油墨生产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