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瞿小松觸動人心的音聲才是真正活潑潑的

2019/06/07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瞿小松 触动人心的音声,才是真正活泼泼的作曲家瞿小松让人过目难忘。他身材高大,络腮胡子,秃顶,镜片后的小眼睛能看到奕奕光芒,恍惚从罗汉堂

  瞿小松 触动人心的音声,才是真正活泼泼的

  作曲家瞿小松让人过目难忘。他身材高大,络腮胡子,秃顶,镜片后的小眼睛能看到奕奕光芒,恍惚从罗汉堂走出的一个大和尚,只是不穿僧服。2012年创作的交响合唱作品《敦煌》是瞿小松给同名纪录片做的音乐,在纪录片中他客串了一个胡僧,只有一个镜头,一个人牵着骆驼,从戈壁沙漠走来,坐下打坐。这样的修行对佛教徒瞿小松并不陌生,对他来说,做音乐,本身就是一场修行。

  旅居國外多年之后,瞿小松如今像候鳥一樣來往于北京和斯德哥爾摩之間。每年3、4月和9、10月,他會在中國音樂學院開設名為《音聲之道》的研究生大課。在這門課里,瞿小松給學生們聽西伯利亞遠東北極圈獵人吸引獵物的聲響,聽來自西班牙西北部山區修道院中延續自中世紀的格里高利圣詠,聽保加利亞農婦在田間地頭的歌唱,聽印度古典音樂,聽南音,也聽崔健的《一無所有》。“音樂界這個行當,門檻高,而音樂本身,沒有門檻。”瞿小松在三十年后回到當年插隊的苗寨,人們盛裝唱歌起舞,在篝火旁他突然想到,這是從詩經年代一直唱到今天的歌。這些觸動人心的音聲,才是真正活潑潑的。

  “一旦给,他们就有可能吸收,真的不是没可能。”瞿小松能感觉到讲台下面学生很兴奋。“这门课表面上很像《世界音乐》这样的课,世界音乐这个概念是说欧洲文艺复兴以降职业作曲家创作之外的所有传统音乐——现在这个范围已经超过传统音乐了。但我的初衷并不是强调知识,而是改变听的状态。这样你才能改变看世界的眼光,你才能看见世界。”

  在瞿小松北五环的家中,我们见到了这位时时微笑的“胡僧”,瞿小松总是在微笑着,“为什么你总能这样微笑呢?”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个老太太,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卖遮阳帽,一个卖雨伞。出太阳时老太太为卖遮阳帽的大女儿发愁,下雨时她又为卖雨伞的小女儿发愁,后来佛陀告诉她,这样,你换一换,下雨天你为小女儿高兴,终于可以卖出伞了,出太阳你为大女儿高兴,终于卖出遮阳帽了,于是日日是好日。“你不断看到我在笑,就是因为日日是好日,一开始音乐给我的,就是这个感觉。”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办
月经量大什么原因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