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灭噬乾坤第五百七十九章活捉玉蜻蜓

2020/01/24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灭噬乾坤 第五百七十九章 活捉玉蜻蜓那尤物抬头,美眸中充斥盈盈微笑,身姿妙曼若拂柳,拖地粉纱倒卷起,露出半截雪白的**,她妙目中闪过一

灭噬乾坤 第五百七十九章 活捉玉蜻蜓

那尤物抬头,美眸中充斥盈盈微笑,身姿妙曼若拂柳,拖地粉纱倒卷起,露出半截雪白的**,她妙目中闪过一道精茫,轻启皓齿,吐出一字,敕!

一字浑若天音,在整个高天卷起一股赤浪,吞虚鼎口的黑色混沌直接向上倒卷,整只大鼎倒飞出去,撞入虚空,被打入冥冥,不见踪迹。

轰!

即墨打出自然神拳,与玉蜻蜓素手碰撞,那女子看似娇弱无骨,但在碰撞瞬间,即墨却有撞中太古神兵的感觉,双臂传来阵阵剧痛,当即‘噔噔’的退了数步,方稳住身形。

他抬眸认真看向玉蜻蜓。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尤物仅是魅术登峰造极,但遑论实战,然而这短暂的接触,却让他暗暗心惊。

此女的实力,绝不在他之下。

那粉嫩白皙的肌肤,在交手的瞬间,仿若化作通天石柱,坚硬冰冷,以即墨的浩瀚巨力,纯肉身力量,同境界,超越太古遗种,竟也不能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任何痕迹。

墨兄,你真是一次次让我意外呢?可你还伤不了我,能逼到我出手,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玉蜻蜓提起玉指,对着虚空点出。

这是从下到上的一提,宛如玉葱般的中指与拇指,在高空划出近乎垂直的弧度,继而,一条透明的规则之链呼啸飞出,整个高天若是化作囚笼。这是规则。

每一段规则,都代表一种奇术。有人斩获的规则,乃攻伐之术;有人斩获的规则,乃逃纵之术。

很明显,玉蜻蜓打出的这段规则,是集困术攻伐杀术为一体,它极为晦涩强大,且还很完整,没有半分残缺,再被玉蜻蜓全力祭出,剥夺方圆百里地的虚空都不是问题。

归境修士领悟的规则,未必都会完整,能领悟到整段规则,若非天赋异禀,便是有过人机缘。

玉蜻蜓的境界修为,并不同于即墨那样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出来,而是直接接受尚尊的赐予,就像天道赐福般,在玉蜻蜓诞生之初,她就有恐怖的实力了,毫不逊色于当代天骄。

这便是尚尊的力量么?即墨捏紧铁钳般的手指,于那段百余丈长的明亮长链出现在眼前的瞬间,提拳轰杀出去。

他以纯纯粹的肉身,来对抗规则之链,以规则的磅礴锋锐,即便将道兵斩作两瓣,都绝不在话下,莫说是修士的肉身了。

但即墨却偏以肉身抗衡规则,他将规则炼入血肉骸骨,整个身体都规则化,完全全能抵抗住这惊天杀机。

轰!

第二次对碰,即墨身躯微晃,而后再提拳杀上前,他拳风密如急雨,没有半点缝隙,但那玉蜻蜓仅轻抬素手,写意轻松的便挡了过去,哪怕是在生死搏斗,她也明丽动人。

即墨越战越强,长发倒扬,紫眸中光华璀璨。

他展开攻杀大术,阳刚有力,霸道无比。当初,金翅大鹏传他三种拳意,而他结合自身大道,将这三种拳意融入其中,创造属于自己的攻伐杀术,自然神拳。

空间成片的塌陷,二人打入虚空深处,现实世界已承受不住他们的对战,一座座高山崩塌,满地疮痍,焦烟四起。

这还是在世界壁垒中规则压制的前提下,即便如此,两人的战斗依旧令现实世界无法承受,因此他们只能打入虚空深处,在一片漆黑的星域中大战。

玉蜻蜓粉纱飘舞,若一朵朵粉色的云霞,皓臂轻抬便是一串光曦,玉足轻点又是一朵虹云。

在碰撞罡风中,她的粉纱袂袂飘摇,露出大片的雪肤,宛如凝脂,致密而白皙,于有意无意中泄露大片春光。

即墨无思无邪,没有半分旖念,攻伐仙蕴带来的优势,让他越战越强。

逐渐,玉蜻蜓不再如初时的轻松,素手翻舞,若是洁白的蝴蝶,但玉面却露出几分凝重。

轰!

大战旷久,又是一次激烈碰撞,即墨与那女同时倒退,皆张口吐出温热的鲜血,受了严重内伤。

玉蜻蜓玉面煞白,稳住娇躯,用玉手按住起伏的酥胸,灿若春华的笑道,墨兄,看来我是留你不住了。

收起你的媚术,这些旁门左道于我无用。即墨顿了顿,复道,早该如此,不过你留不住我,我倒有信心将你留下。

那女子露出惊惧之色,浑若天成,没有半分作态,戚戚楚楚道,墨兄,我到底是在何处得罪了你,你竟对我有如此偏见,真是伤透人心了。

言罢,她竟抬起玉手,用粉纱拭掉眼角的珠泪,这般楚楚动人的姿态,饶是磐石,恐也会被其勾了魂去。

即墨毫无表情的看着玉蜻蜓,任她摆弄魅术,全无半分心动。

他本来心境就极高,再未接受天道洗礼之前,便在同辈中出类拔萃,莫说此刻变身‘妖孽’,心境又突飞猛涨,玉蜻蜓再是‘搔首弄姿’,也动摇不了他的心神。

看来这魅术果然对你无用了。玉蜻蜓收起那娇态模样,复而化作高冷艳女,道,墨兄,你我各退一步,我不再要你的世界之心,你也不要阻挠我行事,如何?

说句自大的话,同辈之中,能被我看在眼中之人甚少,你便是其一,以你我的才情,即使不能成为道侣,做朋友有何不好,何必打打杀杀。

这话便说的有些露骨,但即墨始终面无表情,神情无任动。

玉蜻蜓臻眉蹙起,道,是否觉得我‘不知廉耻’。

她蔑笑冷哼,道,我不过是将她未说的话说了出来而已,人生在世,何必总遮遮掩掩。实际上,你我若成为道侣,当真天作之合。

即墨终于蹙眉,摇头道,你心中无我,我心中亦无你,何必自欺欺人。你若说出饕餮计划,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

他倒非受了玉蜻蜓这露骨言语的诱惑,此女乃尚尊精心布置的棋子,铁石心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口中疯疯癫癫,毫无真假可辩。

上刻能与尔相谈甚欢,下刻便能将尔挫骨扬灰,从她嘴中说出的话,是断然不能相信,但经她这般一说,却触发了即墨心中的柔荑,故而才松了口风。

那尤物微喜,也不知是真是假,道,墨兄你这是心动了?你若投在尚尊门下,任何要求,我都能答应了你。

妖言惑人。即墨蹙眉,不再多言,翻手抓来一把虚空碎片,凝练为碎片大戟,向前祭杀去。

那玉蜻蜓初时面露向往,神色陶醉,但当杀机到来,却是乍然惊醒,拂袖扇飞虚空碎片,羞恼道,圣胎,你莫要不识好歹。

即墨不再多言,提拳杀上去,显化自然神拳的奥义,铁拳杀出,异象连连,霞彩道道,端是惊人炫目。

这攻杀大术,绝非看上去那般绚烂夺目,若不小心,任何一抹曦光都能要了人的性命。

玉蜻蜓彻底怒了,美眸怒睁,狞声道,好的很,给你脸面你不要,那便别怪我给你脸色了。

言罢,她抽身倒飞,张口吐出一把拇指长的小剑,那小剑宛如银针,忽的刺破虚空,对着即墨眉心刺去,灭魂剑,夺魄灭魂!

噗!

那小剑疾如闪电,连即墨都未及阻挡,便被它刺开识海,杀到中央源泉,直奔源泉上方的金色神魂去了。

陡然,那金色的小人睁开双眼,双手向前推出,神魂之力凝聚,化作一面光屏,意图挡住飞来的灭魂剑,然那剑竟是阻挡不住,直接破了光屏,对金色小人的命脉杀来。

玉蜻蜓酥胸起伏,神色间略显疲态,美眸中闪烁不定,时而懊恼,时而冷厉,仰天大笑,圣胎,你必死无疑,这灭魂剑乃尚尊赏赐,便是至圣的魂魄都能灭了去,莫说是你!

陡然,她笑声扼住,美眸圆瞪,呼吸都被阻挡在檀口中,那光洁的颈项处,倏然杀出的大手宛若铁钳,几乎将这白皙纤细的皓颈捏成两段,怎么可能!

即墨不语,念动真诀,收回虚空中的吞虚鼎,将玉蜻蜓镇压在其中,动用数百道封印,这才收手。

等到将吞虚鼎收起,他已汗如雨下,面孔惨白无色,豆子大的汗滴从额头滚落,径直的一头倒过去,片刻后才盘膝坐起,掐印稳住脑海中的刺痛。

若非他修炼了《道古修神术》,还真会糟受玉蜻蜓的算计,那灭魂剑果然厉害的很,竟是一件主攻的上古魂兵。

不过,即便阻挡住了,他的神魂还是受到创伤,没有数十日静养,很难恢复。

神魂之伤不同于肉身伤势,肉身的伤势可倚仗于生之仙蕴,但神魂的创伤却不行,好在他有别人无有的优势,那便是《道古修神术》。

掐诀将那灭魂剑从识海中逼出,而后镇压在吞虚鼎内,即墨向现实世界赶去。

待到返回两界谷,却见大战已落下帷幕,哪吒一人傲立,浑身血迹,满身的伤痕,却战意高昂,没有半分疲态,见即墨返回,便迎了上来。

那青萝呢?即墨道。

今日一切安顿好了,明日恢复正常。

北京北城医院怎么预约
长春牛皮癣的治疗方法
安徽妇科医院那个好
四川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肇庆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