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民进党在玩着大便游戏

2019/09/14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民进党在玩着大便游戏台海7月24日 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中国时报》发表文章说,我们都知道有许多慒懂小孩都很喜欢玩大便。而在恐怖症、被迫害

民进党在玩着大便游戏

台海7月24日 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中国时报》发表文章说,我们都知道有许多慒懂小孩都很喜欢玩大便。而在恐怖症、被迫害妄想症,以及其它精神病患的行为里,不但玩大便,甚至还经常用大便把自己涂得满身,吃吃而笑。

或许有人会以为“玩大便”,这多恶心啊!但其实它却非常严肃而且理论。大便是“我”的“里面”拋弃出来的一种不欲的东西,因而它有“我”的一部份在里面,尽管大便是一种污秽,一种卑贱,但当“我”面对自我存在的价值受到威胁,“我”已经失去了位置时,这时候大便这种污秽卑贱的东西,就成了“我”面对威胁时候反抗与护栏。“我”在自我卑贱中,进行着我的那个读不出所以然的“主体”之保卫。因此,当我们看着疯子把自己涂得满身皆大便,我们别以为即是没有意义的疯,而是他在自身幽黯王国里对他自我主体所做的保卫工程。自我卑贱因而是一种的自我回归,也是自恋的极端形式。

文章说,因此,玩大便这种污秽卑贱的现象是有意义的。它是自我在意义崩塌时所做的大撤退,企图在自我卑贱之处重新出发。由于它是回归到原始的卑贱中,因而它具有某种狂欢的特性,但却因为这是一种堕落的假升华,因而它愈是高兴的玩着大便,迷失的也就更多,二十世纪在卑贱问题上有原创贡献的法国女思想家克莉丝蒂娃(Julia Kristeva)在《恐怖的权力:论卑贱》里就指出,卑贱没有别的意义,它只是要保卫意义不存在之后失去的地盘和疆界。因而他们会像梦游者一样做着语言游荡,要在东拉西扯里为自己找到新的边界线,愈是胡扯,愈是自以为可以得救。这也就是说玩大便,必然会有大便语言。污秽、卑贱、狂欢、自虐、怪诞,所有这些事情都会在自我卑贱中出现。

文章指出,近每天看着陈水扁和民进党都在演出那似乎永无止境的堕落下流戏,而这出戏终于在民进党争权夺利、毫无是非,但却套了个“勇于承担”的假帽子的全代会达到了点。对于他们的这些总体表现,我一直想用一个总体的概念来加以总结,在想了很多天之后,答案终于豁然贯通的出现了,那就是他们一堆人都在欢天喜地的玩着大便,也说着各式各样的大便语言,这是一种集体的自我卑贱化,要在业已山穷水尽的此刻,透过卑贱来拗回一点残破的地盘。而我担心的,乃是卑贱意谓着向卑贱物回归,玩大便的也终将沦为大便。

文章说,对陈水扁和民进党,我们根据正常的人性所做的善良建议或恶言批评,都已讲到不想再讲。这时候我们或许已有必要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进一步思考反省了。盖只有如此,或许才会知道他们为甚么会搞成这样。我的答案是:他们一堆人其实都是在玩着大便游戏啊!(千寻虹)


什么是新零售模式
小程序自己可以开发吗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