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还需发力

2018-12-06 21:35:06

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还需发力

□本报韩璐□   成就盘点   医务人员积极投身医改   “不能获得全国几百万医生配合和支持的医改难以成功!”2008年,北京协和医院主任医师尹佳的振臂一呼,迅速赢得了无数友的鼎力声援。“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让医生从自己的劳动中获得合理收入。”尹佳说,之前说过的话,今天仍然要继续说,但现在自己思考更多的是如何找到改变现状的出路。随着医改逐步进入深水区,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不再对当前的改革漠不关心或消极等待,而是选择像尹佳一样,积极为医改建言献策。   “医务人员主动参与和配合医改的积极性在进一步发挥。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医改主力军。”中华医学会党委书记、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饶克勤说,和2005年相比,我国医疗服务利用量迅速增长,全国医疗机构门诊人次数增加了近50%,全国医疗机构出院人次数增加了近一倍。同期,全国卫技人员仅增加29%,医院患者爆满,医务人员的工作负荷明显加大。《2011年中国卫生人力发展报告》披露,医务人员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3.4小时,远超过每周40小时的法定劳动时间;平均每月要值7个夜班。   同时,在医改推进的过程中,各医疗机构普遍开展预约诊疗服务,改善就医环境,优化诊疗流程,延长门诊时间,开通双休日及节假日门诊,推广优质护理服务,三级医院还鼓励、支持医务人员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执业活动。“这些便民惠民措施的推行,都离不开广大医务人员的积极参与和倾心付出。”饶克勤说。   “数以亿计的老百姓受益基层医改,基层医务人员也从中受益。”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公室主任孙志刚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基层医改成效已经显现,人事分配制度改革推进,财政补偿能力提高,医务人员结构优化、活力增强、待遇提高。基层医务人员月均工资增加了600元左右,有15个省基层医务人员收入水平超过了当地公务员收入。村卫生室被纳入基本药物制度和新农合实施范畴,从而增加了村医补助,保障了村医待遇。这些举措都极大地调动了基层医务人员参与医改的积极性。   专家视角   “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尚待破题   嘉宾:饶克勤中华医学会党委书记、国务院   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李路路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   院副院长   刘晓程天津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   院长   尹佳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   ■“调动积极性”缺乏顶层设计   :医改的目的是既要使老百姓得实惠,也要让医务人员受鼓舞。医改实施近3年来,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是否得到了有效调动?   饶克勤:“如何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尚未破题。随着医改的推进,医务人员的付出越来越多,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如果医改不去改善和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那么医改就不会成功。如何建立一个好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使医务人员获得合理待遇,让他们安心为病人提供诊疗服务,同时约束其在诊疗过程中的不合理行为,是深化医改要深入研究和及时解决的问题。   刘晓程:在医院还没有建立起一个良性补偿机制之前,医生就无法得到合理的待遇。在国外,医院的人员支出一般占总支出的60%以上,而在我国,这个比例还不足30%。推进医药分开无疑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只提医药分家,却不明确承诺如何对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和形成的亏损作出补偿,那么不但不能激励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反而会大大削弱医院的自我补偿机制,这种做法无异于釜底抽薪。(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尹佳:在目前的医改方案中,并没有看到关于如何调动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积极性的具体设计。今年6月,科里的青年医生小青对我说,她已被新加坡国立医院聘为住院医,要带全家去新加坡发展。小青是我从内科多位竞争者中精心挑选的医生,来我科后多次送她到国外学习,还为她做了长远的事业发展规划,应该说她的机会要远胜于她的内科同学,但终还是作出了这样无奈的选择!她的辞职对我触动很大,以至于伤心落泪。小青已经是离开我院到新加坡发展的第30位青年医生了,我们应该尽快想出办法,把更多的“小青”留下来。   ■“医生不值钱”的时代该终结了   :《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合理确定医务人员待遇水平,体现医务人员的工作特点,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对于“医生收入到底是高还是低”这个问题,答案众说不一。医务人员的“合理待遇水平”究竟该如何界定?   李路路:为什么医务人员对于收入分配状况存在诸多不满?这是因为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收入不平等不仅来自于高低收入之间的差距,还来自于收入分配缺乏公平性与合理性。人们在收入分配上的“相对不公平感”,可能是在与其他职业群体相比后产生的“相对剥夺感”,也可能在是和自身付出相比后,认为实得收入和应得收入之间存在差距。虽然对于医生的收入水平并没有的标准,但以上两点应该作为“合理”的参照线。   医生的社会地位属于中产阶级的中上层,其收入应高于公务员群体和事业单位的平均水平。同时,医生从事的是一个高劳动强度、高风险的职业,他们的经济收入、福利待遇必须体现他们应有的价值,和他们承担的相匹配。如果医生的收入长期偏低,势必会影响医疗队伍的稳定。少数医务人员的“灰色收入”,不能成为维持医务人员偏低收入水平的理由,而是应该通过改革,把不合理的“灰色收入”转变成合理的“阳光收入”。   尹佳:“以药补医”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逻辑,因为医生是不需要“补”的!“以药补医”的做法让医生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应有的体现,也让医者感觉不到做医生的尊严。医务人员是拥有高知识、高技术的社会精英群体,他们有能力养活自己。正视医务人员劳动与服务价值,并以合适价格购买医疗服务才是医改的核心。如果“以医补医”能够顺利开启,医生通过诊疗病人获得的阳光收入能够维持有尊严的生活,相信更多的青年医生会选择留下来,更多的精英人才会选择学医。   在肯定了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所创造的价值之后,需要解决的就是谁来支付的问题了。我认为应该建立多层次的医疗保险,由保险来支付诊疗费用。国家、集体、个人都应为医疗保险支付费用,个人对医疗服务的要求越高,支付的比例也应随之提高。   ■医生还在做体制的“替罪羊”   :形象屡遭抹黑,社会地位下降,医患失和、医生还在做体制的“替罪羊”……除了经济收益不理想,执业环境的恶化也在困扰着医务人员。究竟谁该为此负责?又该如何改变现状?   饶克勤:政府职责不明,投入严重不足,致使公立医院不得不以创收为导向。在以药补医的机制下,公立医院失去了控费的动力,医院净收益越高,医疗费用也就越高,医院目标与社会目标相互冲突。而医务人员收入与开多少药、开多少检查挂钩,这种扭曲的激励机制必将导致医疗行为改变,加剧利益目标冲突,进而导致医患关系恶化,患者对医疗行业满意度下降。   李路路:医生职业之所以被外界“妖魔化”,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确实存在一小部分医生缺少医德,利欲熏心,这也和社会转型期整个社会的道德滑坡密切相关。当代中国变化的速度太快,市场经济促进了经济增长,提高了生活水平,但也使一部分人在追逐金钱的过程中失去信仰。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医疗体制改革尚未成型,医院和医生必然会在市场化机制的惯性作用下继续追求利益化。   对于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要求,决定了医疗服务要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提供给老百姓。但同时,提供服务的人的价值和地位也必须得到应有的体现,这就要求国家必须承担起购买医疗服务的,即通过对国民收入的再次分配,将一部分收入转向医疗卫生行业,以满足其发展的需要,向行业劳动者支付合理的劳动报酬。而再次分配的倾斜程度,则取决于民生事业在国家财政投入中究竟占到什么分量。   ■让医生由“单位人”变“社会人”   :在《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探索实行并规范注册医师多地点执业的方式,引导医务人员合理流动”,被列入“改革公立医院内部运行机制”的内容。在我国,医师多点执业如何真正付诸实践?   刘晓程:实行多点执业意味着医院是固定的,医生是流动的。医院就如同一个飞机场,要做的是修好跑道,建好航站楼,医生则是自由选择停靠点的飞机。只要医院拥有良好的医疗环境和设备,优质的护理队伍,采用合理的诊疗流程,就可以吸引到大量的好医生。   但是,允许医师多点执业,若不伴有大医院管理体制及人事制度的配套改革和整体突破,只能是一句空话。只有改变体制,使医生由“单位人”转化成为独立的“社会人”,多点执业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尹佳:大医院的医师已经在超负荷运转,再谈多点执业恐怕难以胜任。以我所在的科室为例,9名在职医生,3名退休返聘医生,3名在职护士,6名退休返聘护士,在即将过去的2011年,共同完成了84000余人次的门诊,比2010年又增加了20%。医生在本院已经承担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实在很难再有精力去多点执业。同时,如果医生的劳动价值得不到合理体现,多点执业对于好医生的吸引力也会大打折扣。

光伏支架厂家
打鱼赢现金
空气能采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