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雷倩人是应该为理想奔跑的

2019-03-16 06:38:15

雷倩:“人是应该为理想奔跑的”

雷倩 祖籍江西丰城,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宾州大学传播学硕士、博士,曾任美国国家广播CC/ABC总公司副总裁,自传《带剑江湖—太平洋联CEO雷倩的生涯路》。现任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立法委员”。

镜头前面的她智慧、犀利。 眼中的她果敢、思辨。 她是一位传奇女性,以惊人的胆识跨越人生数次挫折。 她也是一个温情的女人,心中不泯武侠本色之梦—— 雷倩,我们今天的女一号。

独闯纽约ABC年轻的副总裁

记:进入台湾政坛是许多人熟悉您的开始,而实际上之前您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媒体女杰了,那一段人生让您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什么? 雷:一是用6年时间成为美国三大电视有史以来年轻的副总裁。1993年ABC(美国广播公司)总部投资副总裁位置出缺时,公司决定以能力竞标的方式征选,我申请后发现竞争者中仅来自华尔街的投资人就有40位,经过的投资企划案比拼,我和波士顿财团的一位投资主管幸运胜出。而作为ABC年轻且的亚裔女性副总裁,事实上距离我从职衔(广告节目编审)进入ABC只有6年,我凭自己的努力与能力完成了外界称为“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这是让我至今也很自豪的。 二是人该行所当行,而非赚所当赚的信念。我在ABC的份年薪是可怜的32000美元,去除房租、交通费每周只有75美元的生活费,但我拒绝了另一份年薪数倍于此的小公司总经理职务和美名校教职。从传播业界转到政界,我的薪酬更是大幅缩水,但我的选择都很坚决,因为我学业、事业上的两位恩师曾对我说过同一句话:“只要你还付得出房租,就不要因钱而下决定”,人是应该为理想奔跑的。 三是异于常人的分析研究能力及对媒体、信息的驾轻就熟。我拿薪水时承担的是每年审查5万件广告和成百上千家公司的重任,但这些历练及后来所做的投资分析工作都帮助我获得了超强的职业能力,这是我那段人生收获的财富。

弃商从政“缇萦救父”力挽狂澜

记:多数人知道您是那个现代版的“缇萦救父”故事——几乎凭一己之力将陷入“拉法叶迷案”的父亲(雷学明)救出,我们想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促使您弃商从政? 雷:2000年7月1日我回台湾主导一项宽频媒体投资,台湾媒体还用“将军女儿要返征台湾”来形容,但9月23日我父亲就因军舰采购案遭检调约谈、羁押了,这是一个涉及208亿(新台币,以下同)金额的案子,我们家当时的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了! 看着年迈的父亲每天蹲在狭小的空间里生活,心里还要承受被污蔑、被否定的绝望,我知道将军女儿真的该返征台湾了!这种大案根本无法托人帮忙,我能用的只有在学校、职场所历练的分析能力。在调阅、比较了几十箱资料后,终于找到了破绽——当局为保护现有势力故意将调查时间前推两年半,而案发时已退休两年的父亲根本是作为政治替罪羊被冤枉的!运用会扭转舆论后,我又和律师们一起出庭为父亲申冤,终于在83天后将父亲解救出来。 这次重大挫折让我看到了普通民众遭受经济、司法、政治压迫的悲苦心境,也使我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人。时隔十几年后重新认识台湾,我发现当局不仅常常玩弄政治、司法,还用货币贬值促经济发展等外行手段拿民生开玩笑,认清民进党这种“小孩玩大车”的本质后,我决定转身从政将这样的执政党拉下台,还台湾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革命”夫妻沙发姻缘心有灵犀

记:换个轻松点的话题,今年2月您与张建农先生“偷偷”完成了婚事,可还是有不少读者知道这对“革命夫妻”是有故事的,愿意透露一些吗? 雷:(笑)当然愿意啊,按照朋友的说法,其实我们很早就有“沙发姻缘”了。我们都在纽约生活过很久,我在曼哈顿52街,他在54街,许多朋友是共同的,按说平常在路上也该遇过的,可惜我们的生活完全不曾重合过(我们至今还在纳闷),我的地下室曾有个供朋友玩的游戏间,后来才知道其中一套沙发竟然是从他那辗转而来的,此谓“沙发姻缘”。后来我们几乎同时回到台湾加入新党,老天还是迟迟不肯安排我们相识,直到2001年新党所有骨干回到中央党部辅选时,我们“终于”认识了,并且是从早到晚都在一起拼选举,这一段经历也让我们真正熟悉、认同对方。 记:透过媒体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女强人”雷倩,这样一个“强势”的妻子生活中会不会让张先生困扰? 雷:在美国时,我们活得都比较悠哉,我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有各自的私人飞机,而他经常思考的也是去爱尔兰打球还是去苏格兰,但回到台湾我们进入的是完全不同的角色,每天思考的是如何拉陈水扁下台,做的是如何帮助遇到困扰的民众。我在喜宴请柬中曾这样写道:“两个超过100岁的人,各自绕过半个地球,在台湾混乱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力量很微小,要一起救国”,几乎同时弃商从政的我们真的算是“革命夫妻”,因为促使我们走到一起的就是共同的政治理念和政治追求。

“中年黄蓉”风光背后尽职尽责

记:说完了故事,下面谈一些与您有关的话题吧。比如您为什么有“做中年美妇黄蓉”的愿望,为什么是个钟爱武侠小说的女性? 雷:我一直喜欢黄蓉。她聪明美丽又仁慈、不以貌取人,能看到郭靖的优点,重要的是她肯于为国为民,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我已经没机会做她那样的少年美妇了,所以退而求其次争取做个像她一样的中年美妇。 钟爱武侠小说可能和我的个性有关,我从小就豪侠仗义、有闯荡江湖的好胜心,我小时的同学陈文茜对这点已经做了很好的描述:“小时候看雷倩,远远听人们描述,就像一个每天骑着马、拿着鞭子,随时准备抽打男人的帅气女子。”而我尤其喜欢金庸的原因则像大多数海外华人一样,不仅因为其中饱含着本色的中国传统文化,还因为浸透文中的“故国情怀”——辽、金、蒙古等历史,这是从小生活在台湾的孩子不易接触的,却也是为渴望的一部分。 记:不留情面地质询大小官员、不断地辗转于媒体焦点,台湾的“立委”看上去那么风光无限,请您谈一下这个角色的酸甜苦辣? 雷:台湾的“立委”主要工作有三类:一是监督政府,就各种话题“刁难”大小官员;二是“立法”工作,撰写、修订各种法案;三是“护民官”角色,处理选民的各种陈情,比如我自己就常常半夜被叫起来,去警察局“拯救”街头运动被捕的民众。 担任“立委”享受的待遇主要有每月18万的薪水、12万的服务费和36万的助理费,以及其他津贴。这些看上去不少但用起来却常常捉襟见肘,因为我雇有10位研究性助理,每个月各种调查都非常多,比如近的“卡西迪案”我就请人专门去美国调查。目前“立法院”总共有225席次的“立委”,实际上大家比较熟悉的、常留在“立法院”的不会超过40位,因为做这种问政型“立委”挑战很大也非常辛苦,如果真正要尽职尽责做起来必须付出120%的努力,每天至少需要14到16小时,像我几乎每天都要到一两点。

目中诸人敖“疯”扁“癌”马“未熟”

记:问个“敏感”话题,前不久您与李敖在“立法院”内外都有了一些不愉快,愿意谈一下其中的原由吗?您是怎么看李敖这个人的? 雷:实际上,我很愿意谈这个话题(笑)。李敖大闹“立法院”是有背景的,其实当天院会之前国民党团已经通知媒体,多方大为关注的军购案我们是不会放行的,但李敖在事前知情的情况下还是采用瘫痪议事的方式,零成本地收割掉国民党多方协调的胜利果实。这种比较虚伪的做法让我看不惯,但我真正阻止他的原因是他声称要每周皆闹、让什么会都开不成,选民给予我们这样一个工作我们就要负责,这种极端的方式其实对民进党为有利。 李敖不惧权贵地坚持和台湾当局做各种斗争我很佩服,这需要一个大师的勇气与智慧。但他攻击张止戈、我父亲等毫无还手之力的升斗小民,则完全没有了大师的风度,这也是我称之为“拉登式恐怖主义”的原因,侠有侠道,大象为踩死小蚂蚁而沾沾自喜是真正的大侠所不齿的。 记:连战、马英九、王金平、宋楚瑜等泛蓝一直很受读者关注,能根据自己的交往、观察谈谈您眼中的这些人吗? 雷:在我眼里,从政治一线退下来的连战比2004年还要成熟,完全展现出一个无欲则刚的政治家形象。连先生凭着自己对台湾的热爱和对两岸事务的熟悉,一直在为台湾的合适定位奔忙,做所有可能的贡献,这样一个胸中有大格局的人正是目前台湾为欠缺的。 马英九主席是一个典型的政务官员,是的专业人士,他对外严格自律、对内严守原则,是一个非常重视规矩、程序的政治人物。但作为泛蓝他还需要成熟期,目前他明显还不肯担起事关台湾的大担子,也没有真正为岛内百姓思考出路,我觉得只有他有心背过这种重担才可能蜕变为真正的政治家。 至于王金平和宋楚瑜,这是两位台湾曾给过多机会的人,但也是两个机会主义的人(雷倩说可能有点说重了),当然他们两位目前依然可能性很大,但关键问题如何抉择很重要,我们拭目以待。 记:对于目前的陈水扁和民进党的“四大天王”您怎么看? 雷:陈水扁就像台湾的癌细胞一样,他所引发的脑瘤曾经被误认为是良性的,现在却恶化得一塌糊涂。陈水扁用自己肆无忌惮的扩张力盘踞着台湾的大脑,让旁边的细胞惶惑不安却又无力切割,但像癌细胞致死主体后自己也要消亡一样,陈水扁在消化完民进党的生命力之后也将面临“皮之不存?熏毛将焉附”的结局。 实际上,现在民进党已经没什么“四大天王”了,吕、苏、谢、游四人如今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面对陈水扁病毒的侵袭他们不仅没有切割的勇气,却仅仅靠祈祷来麻木自己,用明天的明天来安慰自己。对于民进党来说,后扁时代是他们重新找回自己灵魂的时间,他们该好好想想那些失忆多年的从政目的!


星力九代
江苏抛丸机价格
压力容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