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上海银行卡刷卡费率研讨会会议纪要联商

2019/07/09 来源:铁岭信息港

导读

★★上海银行卡刷卡费率研讨会会议纪要★★联商“沟通、革新、竞争与合作”——银行卡“刷卡”费率研讨会会议纪要 主办单位: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

★★上海银行卡刷卡费率研讨会会议纪要★★联商

“沟通、革新、竞争与合作”——银行卡“刷卡”费率研讨会会议纪要 主办单位: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 华东政法学院竞争法研究所 2004年6月22日13:00—16:00点,银联卡“刷卡”费率研讨会在上海市中山西路2271号上海商业职业技术学院举行。会议由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教授主持,上海市相关行业协会秘书长(上海市交电家电商业行业协会、上海连锁商业行业协会、上海百货行业协会)、商业研究人员、法律专家、知名学者、教授、各企业高管、华东政法学院和上海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的一些师生近50多名代表参与了本次研讨会。研讨会本着开放、坦诚、沟通的的态度对沪上某些企业拒绝“刷卡”事件进行了全程回顾,并从多个角度对此事件的发生、发展进行了分析,对事件的解决提出若干建议,进而对完善银企合作关系,避免以后此类事情的发生提供了可行的思路。但非常遗憾的是,受邀请参会的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的代表没有到会。 顾国建教授在研讨会开始时指出,召开这一研讨会的主旨是,银行和永乐、好美家等商银企业都是连锁经营的企业,双方的争议可以通过沟通来增加了解,通过革新来找到利益的共同点,在利益共同点的基础上来进行更高层次的竞争与合作。研讨会想创造一个商银企业沟通的平台来共同探讨问题解决的途径,现在双方通过互发信函的方式,通过媒体来传达各自的观点和立场,具有“外交照会”非常浓烈的通牒式味道,这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作为国际化大都市中的龙头企业应该有智慧来解决这一问题,双方坐在一起沟通也可以听一听第三方的意见,开拓思路寻求问题的解决。顾国建教授向与会代表转述了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朱德林先生不参加会议的几点意见,“1、参加会议的代表中没有解决问题的部门和决策者,研讨会可能是空谈;2、上海的银联卡费率已经作了调整,而深圳一直没有作调整,所以上海的情况与深圳不一样,深圳商家的要求是合理的;3、他本人也认为“刷卡”费率终应该由银行与商家自己去谈判决定,通过市场竞争来解决。“ 以下是参加研讨会的代表发言纪要 永乐家电——陈晓(总裁) 银行认为银行与商家之间的关系不是市场行为的关系,这是不能接受的。永乐认为,商银之间关于银联卡“刷卡”费率的确定不是政府行为而是企业之间的市场行为,只要是市场行为商家就要与银行谈,如果谈判没有结果,永乐就要永远地抗争下去,直至达到合理的目标要求。 好美家——孙 炳(财务总监副总经理) 从企业收益和资金运用角度来看,好美家有如下的一些看法: 1、银联卡费率应该可以是浮动的,好美家在外省市也有连锁店,银联卡“刷卡”费率完全是可以浮动的,收费率要比上海低,完全不象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所说不能浮动,要等国家的有关新规定。中央银行规定连贷款的利率都可浮动,银联卡“刷卡”费率铁板一块是没有理由的。 2、银行人为地将商业企业分成4个等级(超市0.5%、大卖场0.7%、便利店0.8%、百货店0.9%)是不公平的,不公平体现在同为0.7%费率的大卖场和建材超市,后者的“刷卡”量要远超过大卖场,市场竞争的优惠待遇应该是给规模性贡献企业。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的奖励政策只限于银联卡“刷卡”前三名,是对弱小企业的不公平,永乐去年拿到奖励200万元是斗争得来的,不争不吵得企业不是被蒙了吗? 3、好美家实际支付的银联卡“刷卡”费率不是0.7%,而是0.84%,因为是按零售金额来计算的,是含税的,另外商家还要自己支付费(信息传递),打印纸费用等。 4、商家在银联卡“刷卡”费率上的边际效应空间远比银行来的低,银联是一次性投资而刷卡量是几何级数增长,因此,银联卡“刷卡”费率调整空间很大。 5、商家在现金结算时货款即时到帐,而用了银联卡一般要2天才能到帐,银行又有了占用商家资金的利益,而在消费者退货时,退款到达消费者的账上一般需要1个星期,消费者的利益又受到了损害,银行不但要调整银联卡“刷卡”费率,而且还要提高对银联卡使用单位和消费者的服务。 6、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工商银行的牡丹卡是维持银联卡“刷卡”费率不变的受益者,这事实上造成了银行业内部的竞争不充分和不公平,尤其是对小银行和新银行的不公平。 7、我们建议国家可以把组成银联公司的17家银行,一分为二,或三或四,组成更多的类似银联的公司,使信用卡业务能够竞争起来。这对银行、商家和消费者是三得利。 上海交电家电商业行业协会——韩建华秘书长 面对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的“回应函”,商家感到很无奈,我们是代表行业的协会代表会继续反映商家的呼声。银行认为银联卡“刷卡”费率是央行决定的无法再降低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许多小银行愿意与商家进行交易条件的商谈,但受到大银行的压制。在银联卡“刷卡”费率的争议上。由银行定规矩让商家来执行是不公平的。上海交电家电商业行业协会对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关于永乐家电拒卡事件的回应函”答复如下: 针对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6月21日主送我协会的“关于永乐家电’拒卡’事件的回应函”,我协会特发表以下几点看法: 1、家电商家要求降低刷卡手续费的愿望合情合理,但要注意方式方法,要有理有节,采取正常途径。 2、对“刷卡费率”制定的性质,双方要先弄清楚,如属国家行政定价,企业坚决不碰“高压线”;如属市场化协商定价,企业要求对等、公平协商的呼吁,我们坚决支持。 3、银行同业公会和我协会性质一样,应是各自行业的自律组织,可以发挥行业利益代表的作用,但各自的行规行约仅是本行业的自律规范,无国家正式授权,不能成为超出范围的强制性、地方性规章。 4、此次银行业整体态度蛮横强硬,现行规定有垄断和霸王条款之嫌。 5、对于费率的制定,中央银行出台的指导意见中,并未规定收单方的收益比例,上海银行业单方面作规定,显然依据不足,值得商榷。 上海连锁商业协会——胡文章秘书长 永乐家电和好美家都是我们协会的会员,作为协会我们一定要维护会员企业的和合法合理的利益,上海连锁商业协会的一些会员企业目前净利率在0.8%,银联卡“刷卡”费率占去了一些企业50%的收益,这是商家无法接受的。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不是政府组织可以与商业的行业协会进行平等的沟通交流。上海连锁商业协会认为银联卡“刷卡”费率确定在0.5%为宜,银联将便利店的银联卡“刷卡”费率定在0.8%是不能接受的。 上海百货行业协会——蒋 伟 副秘书长 现在出现的商银之间的关于银联卡“刷卡”费率的争议是市场经济社会中的正常现象,是可以通过双方的行业协会来协调解决的。上海百货行业协会认为: 1、银联卡刷卡收取手续费是正常现象,但费率如何定应以市场手段解决,不能有一方来定。 2、刷卡费的确定标准存在问题。应确定刷卡费的制定标准,对刷卡费的执行,刷卡费如何制定出来要进行研究。百货业现在的刷卡费为0.9%,通过对10家具有典型意义的百货公司的调查,百货行业认为刷卡费的制定没有符合市场原则。 3、百货公司消费者的刷卡的比率达到34.8%,的华联商厦达到17.9%,的梅陇镇广场52.9%,刷卡的比率超过零售业的平均水平,但得到的是银联卡“刷卡”费率中的费率,这很不公平。银联卡“刷卡”费率到底是按照商家的盈利水准还是按照刷卡量的大小来制定的,还是由银行随意来制定的呢? 4、刷卡费率过高的话,商家不能承受或为了保证利益,就会进行商品提价,终会损害消费者利益。上海百货业现在的净利润为3.7%,刷卡费占利润的1/6。 5、在刷卡费这个问题上,作为银行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刷卡系统的前期基础投入是需要成本,但在系统建立起来以后,银行的固定成本投入会降低。 6、刷卡费率的高低不应以银行或商家说了算,应以政府牵头,对费率的确定进行调研分析,做出相关的报告,然后在行业协会的基础上协商确定。 上海财经大学——晁纲令教授 对于刷卡费主要看这么几个方面: 1、事件双方的地位是否平等?在这里,要看费率是谁制定的。是中国人民银行、银联、还是行业协会?规定这个费率的文件是什么性质。是地方法规规章还是企业行为? 2、上面的问题决定了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方法沟通。如果是政府的问题,那就开听证会,如果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行为,就进行协商。现在的问题在于双方之间没有很好的沟通渠道,找不到正常沟通方式,只好采取不正常的方式。 3、近不断出现的商家与行业协会之争中,消费者是无奈的,要注意在这个问题上消费者利益的保护。 4、对近两年不断出现这种现象的评价是,无论是家乐福与炒货协会的争议还是深圳、上海商家与银行业关于刷卡费的争论等,都反映了我们在走向市场经济,这里面出现问题不值得大惊小怪。企业之间、行业之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的市场博奕的实力和能力。 5、在走向市场经济过程中,是否应正视这个问题,就是目前情况下许多规制还不清楚,企业协会身份是否搞清楚还存在问题,身份转了,观念也要转。要明白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企业、协会、垄断性企业、竞争性企业不同的的地位。 复旦大学——张晖明教授 这个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利益之争。关于对刷卡费率进行规定的文件现在出处不是很清楚,如是中国人民银行下的,则是把问题简单化了,是凭政府力量对市场强加的费率。如不是人民银行下的,则说明这里面存在不平等关系。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刷卡的费率)是协商的。但在这里不是。虽然刷卡费带有一定公共平台(金卡工程)性质,但更多的是金融工具,其价格应由市场定。背后的不平等来源于银行朝南坐的行为方式和商家长期以来对银行的依赖,商家80-90%的资金来源于银行。 价格(刷卡费率)的依据是什么?这里是不是参照了国外的经验。国外的费率与今天我们的状况有很多不可比之处。国外的消费者比较成熟,商家习惯于刷卡消费经营模式,商家自身的经营素质能够承担这一成本。而我们商家在经营素质上不适应这一费率。银行在发育银行卡系统中的发育方式也不适应中国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出面,多个利益主体的利益平衡问题终要由政府协调。银行系统不来参加研讨会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 今天的发言代表反映的是比较客观的事实,对市场上的强势企业的强势行为政府也应加以规制。一个行业协会不应发一个文件对另一行业协会下属企业的市场行为进行干预。由此可见中国市场经济的发育不是简单的问题。 华东政法学院竞争法研究所所长——徐士英教授: 1、这个事情的本质是对利润再分配问题。我们习惯于同行业竞争,现在是不同行业的竞争,是零售业与银行业之间的竞争。通过这种竞争,使我们社会利润趋向于合理化于平均化。这个问题本质是竞争与限制竞争的问题。在商家与银行的业务往来中,现金流经过银行,无论商家是否愿意,银行都可扣款,就使银行存在优势,就会产生滥用优势的行为。现在需要考虑如何把优势发挥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如果不限制银行这种优势的发挥,商业企业就比较被动,它就会把这种困难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深圳商家联合拒卡的做法可以理解,但并不主张这种做法。商家相比于银行处在不利的地位,但从消费者的地位来看,商家又处于比较优势地位,这件事上要考虑不同的身份,如何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2、银行的行为。现在的刷卡费率是政府行为还是市场行为?有一点非官非民,或者说亦官亦民的味道。这是我国体制改革中出现的问题。 从体制上讲,企业推行金卡工程过程中,银行是国有的,有政府背景,希望政府进行指导。但事实上这种行为是一种市场行为。会产生政府(如中国人民银行)建议性的东西被银行拿来做依据的事情。竞争是需要的,费率问题应通过市场方法来解决,可以通过市场方法、技术方法降低社会成本。在协调过程中,商业企业可充分反映其经营困难,银行需要改进技术。 3、商业企业与银行是合同关系。但合约不是通过联合定价来解决的,应让企业与银行来自己谈,是一个银行一个银行来谈判。 只要有市场存在,市场上的联盟就不会是铁板一块,终会因市场作用而瓦解的。银行业联盟之所以这么坚固是因为没有竞争。 4、政府应做什么? 政府应关注这过程是否公平、合理。应对各方进行协调,初可出现一个价格,终要商业企业与银行之间解决,这里不要同业公会谈,现在许多行业协会有政府遗产在里面。行业协会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但也有其消极作用,主要表现为联合,限制竞争。《反垄断法》草案对行业协会定价已经有了规定,出台后,这种行为会受到法律制约。联合定价的时代要结束。 5、商业企业的联合 1)商业企业的联合中,消费者的利益必须考虑。 2)商业企业联合抵制银联卡刷卡本身也是限制竞争行为,在将来的《反垄断法》中也有这么一条。 华东理工大学——郭 毅 教授 首先希望今天开会,媒体不要炒作,这会激化矛盾的。 1、在市场经济下,公平是相对的,是依据市场实力而言的。银行相对于商家存在优势,连锁企业相对杂货店也存在优势,要正视这种优势的客观存在。承认这种相对的公平。银行与商家之间并不单纯是企业与企业关系,银行有政府背景。银行今天的行为(指不来参加研讨会)是不理智的,给人以理亏的嫌疑。 2、银行的体制问题要抓紧解决,银行要看到企业与银行是的合作伙伴。 上海商业经济研究中心——徐晓斋副主任: 商家与银行是合作伙伴,商家为银行打工,双方之间要多为对方考虑,要达到双赢,否则双方都会受损,所以需要进行平等的沟通。 商家的负担比较重,我们调查上海35家商业集团的平均利润率为1.92%,有的亏损。超市、便利店利润率特别低,家电、建材零售业的利润率也很低,所以商家的要求是合理的。 出现矛盾,就要沟通,能不能有一手托两家的机构来进行沟通。这个机构需要(1)独立于双方的。(2)善于进行评估、调研与论证,能了解双方的成本与利润率。 政府部门要出面干预和指导。 市经委有关人员: 感谢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提供了这么一次机会。这个研讨会对事件来龙去脉的弄清有明显的作用,有积极意义。 银行卡的推广工作有一个领导小组,包括市经委、银联、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等。银行卡的优势在于,推动银行卡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市场机制利润分配会产生一定的问题。银行和商家的关系应是共生共荣的关系。 费率应由谁来制定的问题。(刷卡)费率应是固定基础上的浮动关系,这个过程是这样的。3月1号上海实行新的费率。在这之前,银联考虑到卡的市场不断扩大,费率要调整,就打了个报告给中国人民银行,央行下文下调调整银行卡费率。今年年初出了报批稿,把固定零售商业费率从1%降到0.9%。根据对(零售商业)行业的调研,还是希望调低费率的。我们(经委)把调研结果交给了信息化办公室。市府副秘书长主持了会议,银联递上了报批稿第二稿。其中对连锁行业进行划分。(分行业费率,如百货业0.9%等,大卖场0.7%、超市0.5%、便利店0.8%)行业划分应由主管部门来完成,商业行业的划分应由上海市经济委员会来完成,但这里的商业零售行业划分由银行同业工会来完成的,肯定存在不了解的地方。我们也是有意见的。这个问题的处理上,行业呼唤政府的介入,政府的介入是一个良性的导向,催生一个制度,即如何沟通、协调制是市场经济中需要的制度性保证。 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教授 1、关于银联卡“刷卡”的争议,是中国经济走向完全的市场经济的标志——要求维护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竞争”,行业内的竞争转向行业之间的竞争,要求打破行业垄断。连锁商业要改变行业规则,要向上整合供应链,从流通的发展阶段来看已深入到涉及垄断行业利益,这是一场连锁业发起的供应链革命。 2、中国经济的发展空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要打破一些垄断行业的垄断规则和垄断利益,要促使垄断行业的改革。 3、垄断行业的垄断规则和垄断利益在多层面上影响了其他行业的发展。我近完成了《上海便利店发展研究报告》,在这一研究中发现上海便利店行业发展过程中盈利迟迟没有形成被大家都忽视的原因之一,就是垄断行业对便利店发展的利益制约,这种制约主要表现在多个方面:出版局对便利店销售书报杂志是要发放书报杂志专营证的,目前上海的便利店只能从出版局转制出来的几家公司可拿到书报杂志专营证,但前提条件是便利店公司只能从这几家公司购买书报杂志。在日本和台湾香港地区书报杂志类商品约占到便利店的销售额的10—25%不等,毛利率在30%左右,而上海便利店中书报杂志类商品从占销售额的3%到今天的不足2%,毛利率在%之间。专控的进货渠道影响了上海便利店书报杂志等文化类产品销售份额(连锁便利店文化类产品销售份额的提升对精神文明建设意义重大)的提升与毛利的提高。专控的进货渠道配送能力差,书报杂志到达便利店的时间要比街边报摊晚个小时。2)公用事业费的收取已成为上海便利店一项有特色的服务项目,但目前便利店收取公用事业费的服务费率综合平均是0.3%,相比较我国台湾的0.6%,日本的1%,公用事业费的服务费率实在是太低了,而这项服务收费的业务量总值几乎相当于上海便利店商品销售的总值,如提高到我国台湾的收费率水平,上海便利店行业一年将增加1800万左右的收入!在大上海这个国际化城市现在不可想象如便利店不收公用事业费会出现如何的局面,但同样经营水、电、煤、业务的都是垄断性公司,便利店没有议价的权利,同样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现在许多便利店和超市取消了公用事业收费,因为公用事业收费劳动强度大而受益微乎其微。一项为民服务的系统工程由于没有按照市场的原则运行可能出现了不佳的效果。 其他的还有很多,由于时间关系不一一列举。 4、垄断行业要进行革新才能适应国民经济的发展: 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一个垄断行业革新的案例—上海烟草集团的革新: 上海烟草集团公司是一个典型的垄断企业,但他们不断地进行革新来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近他们的革新来源于以下的一些市场变化: 1)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外资要进来 2)中国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面临的是,烟草要控制 3)7月1日《行政许可法》的实施——烟草专卖的管理方法要革新 对于这种变化上海烟草集团公司采取了一项战略性的决策,建立以连锁商业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上海卷烟销售络延伸服务》,此项服务的细则是: (1)调整市区分割的管理体制,促进连锁商业的发展: (2)在销售政策上建立对连锁企业的重点顾客制度 (3)烟草专卖证优先发放给连锁企业 (4)提高连锁企业名优烟的投放量 (5)实施对连锁企业相应的销售奖励政策 (6)强化对连锁商业的商品销售服务、商品配送服务和信息沟通服务 上海烟草集团公司在上海市经营卷烟的垄断性公司,他们的革新体现了国家对流通产业的政策导向,即“连锁经营、电子商务、物流配送”。 由于上海烟草集团公司的不断革新,目前上海烟草集团公司的烟草经营和管理业绩,市场安全性和稳定性 5、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条件下,行业内和行业之间沟通与交流是重要的,通过交流沟通寻找到创新的道路和方法,在竞争的基础上进行双赢的合作。 6、连锁商业企业也要注意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要优化自己的盈利模式,实行差异化的竞争是防止价格竞争所带来的收益下降的现象,提高经营管理水平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连锁商业企业现在能站出来向银行争利益,是因为你的地位改变了,市场竞争规则告诉我们必须自己做强。 我认为上海要率先建立起这种沟通的机制,行业协会和专业研究机构应把此看作一种社会。我们研究所一定会继续努力来做好这种沟通的服务。 华东政法学院商学院副院长——刘 伟 副教授 1、刷卡费的问题根源是体制上的障碍商家经过市场竞争洗礼,认识到刷卡费是一种市场行为,银行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2、从市场结构来看,涉及到消费者、商家、银行。商家抵制了一家(银行),就抵制了所有,在这样条件下,商家就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3、竞争的缺失。 解决的办法有: 1)加强沟通 2)体制改革。银联作为银行卡一个垄断企业,政府应加以规制,政府应规定指导价,如规定一个限价,而不应以业务划分不同的刷卡费,银行可与商家个别谈。 华东政法学院——钟文兴博士 首先要明确刷卡费率是如何制定的。如果是银行同业协会制定,那就是不合理的,这种统一的规定本身是很不正常的。银行作为没有竞争的垄断企业,与商家没有商谈的余地,是利用优势地位进行交易活动,本身就很不正常。《反垄断法》应以这一现象为契机,不断加以完善。 在这个问题上,可以通过政府协调,利用听证会的形式,请双方、学者,包括法学、经济学者,消费者共同商定。 (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供稿)

潮州整形美容专科哪好
来宾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其他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一甲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