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娄师德极力推荐狄仁杰受到武则天重用狄仁杰却恩将仇报排挤娄师德令武则天愤怒

2018-11-08 10:50:51
狄仁杰和娄师德同为武周宰相,狄仁杰经常排挤娄师德,不止一日,不止一事,终于把娄师德挤走了。这事被武则天看在了眼里,一天武则天把狄仁杰叫住,问他,我为何会重用你,你知道原因吗。狄仁杰说,因为我文章写得好,考试成绩好,比别人,是个人才啊。不像那帮吃干饭的专靠走后门。 则天问狄公曰:“朕大用卿,卿知所自乎?”对曰:臣以文章直道进身,非碌碌因人成事。 武则天听了很不高兴,沉默良久,她说,其实我以前根本不认识你是那颗葱,你之所以能够进了我的法眼,完全是娄师德的功劳。说完命左右取出一筐文件,里面有几十张推荐表,全是娄师德推荐狄仁杰的。 狄仁杰看了之后,非常害怕,赶紧跟武则天谢罪。武则天也不怪他,安慰了几句把他打发走了。 狄仁杰出去后跟人说,我根本没想到娄公的涵养竟然如此身后,他推荐我上位,但是从来不提此事,也没有显露出一点骄矜的脸色。 甩我几条街。 娄师德生性宽厚。曾与李昭德一同上朝,因身体肥胖,行走缓慢。李昭德多次停下等他,他还是赶不上来。李昭德不禁生气地骂道:“你这个乡巴佬!”娄师德笑道:“师德不是乡巴佬,谁是乡巴佬。 娄师德巡视并州,在驿馆与下属一同吃饭。他发现自己吃的是精细的白米,而下属吃的却是粗糙的黑米,便把驿长叫来,责备道:“你为什么用两种米来待客?”驿长惶恐的道:“一时没那么多浙米,只好给您的下属吃粗食,死罪。”娄师德道:“是我们来的太仓促,导致你来不及准备。”然后把自己的吃食也换成粗食。 娄师德巡察屯田,部下随从人员已先起程,他因有足疾,便坐在光政门外的横木上等人牵马来。这时,有一个县令不知他的身份,自我介绍一番后,便与他一同坐在横木上。县令手下看见,连忙告诉县令:“这是纳言。”县令大惊,口称死罪。娄师德道:“你因为不认识我才和我同坐,法律没规定这也是死罪。” 娄师德到灵州,在驿馆吃完饭准备离去,手下判官道:“我们连水也没喝上呢,根本没人答理。”娄师德便把驿长叫来,责问道:“判官与纳言有何区别,你竟敢不理他?拿板子来。”驿长连忙叩头请罪,娄师德又道:“我本想打你一顿,但我这个大使打你这个小小的驿长,传出去对我名声不好。告诉你的上官吧,你小命又难保。算了,我饶了你。”驿长叩头流汗,狼狈而去。娄师德望着他的背影,对判官说,“我替你出气了。” 其实狄仁杰也并非心胸狭窄之徒。有一次武则天问他,你想知道有谁告你的黑状吗。狄仁杰说,如果您认为我有错,那么我改正。如果您认为我没错,那是我的幸运。所以我不想知道谁在告我黑状。如果我不知道,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不想失去一个好朋友,所以我选择不知道。 则天深加叹异。 狄仁杰早年被贬官时,路经汴州患病,想留住半天治病,结果被开封县令霍献可勒令当日离境。狄仁杰贬谪彭泽时,霍献可已为御史,又当庭叩首苦谏,极力请求诛杀狄仁杰。后来,狄仁杰回朝复相,却举荐霍献可为御史中丞。 可见狄仁杰和娄师德都是肚里能撑船的宰相,而狄仁杰之所以排挤娄师德,只能说二人在工作上有矛盾,而非私人恩怨。 狄仁杰做事,认真负责,嫉恶如仇,凡事力求。属于技术流,所以后世以神探的名义将他流传。但是娄师德却属于无为而治的政治家,抓大放小,凡事讲求效果而不注重细节,属于高明的管理者。而做技术的和做管理的在一起工作,难免会出现好多做事方法的不同。 但是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心系大唐,为国为民。所以狄仁杰才会对娄师德敬佩有加,娄师德也对狄仁杰百般宽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